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夜晚大炕上罪恶:粉嫩小雪冒着白浆

老罗两手在她的大腿上不断的摩挲,柳颜双手撑在沙发上,头往后仰着,像只猫儿一样享受着老罗带给她的抚摸。

突然!

呲啦!一声!

文学

刚刚还完好的裙子,此时已经变成了两节,同时的柳颜的大腿也正式被分成一字的样子,刚好与这个沙发的水平线契合。

“破就破了,叔给你买新的。”

“谢谢叔!”

老罗笑了一下,柳颜照顾了他这么久,他终于有理由照顾她了,何况,做这样的事,在他的心里,梦里,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

然后半鞠躬身子,右手的手指缓缓的进了柳颜的小嘴里,继续搅拌着,换另一只手一把拉下自己的裤子,褪到腿中央,把自己露了出来,拉着她的手去触碰。

“叔,你也想了吗?”柳颜握住老罗,感受着那灼人的热度,惊呼道:“好烫!叔!你好烫呀!”

老罗把玩着她的嘴的那只手拿了出来,见旁边放着剪刀,于是拿过来,直接把柳颜的上衣剪开了,只留下她里头的黑色细带文胸。

反正都是买,干脆裙子衬衫一起买。

柳颜的饱满展现在老罗的面前,老罗伸手过去,触摸到那软绵绵的两团,这一次老罗不再粗暴的对待,而是轻轻的来。

柳颜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娇喘。

“嗯嗯……啊”

一阵阵莫名的酥痒从她的胸部开始大范围的扩散,呼吸跟着扩散的速度,急促了起来,越来越烈,越来越烈,直到……

又是一声呲啦!

一条肉色的丝袜也破了一个口子,老罗把它扯出来扔地上,然后伸手隔着内内触她底下。

“啊……叔……”柳颜很想要,非常想要。

但是不行,她其实并没有把自己完全给老罗的打算。

从回来到现在,她也只是想老罗帮她释放压力。如果老罗真的弄她,她觉得自己接受不了,因为以前的关系多少给了她一些禁锢。

瘙痒感传遍了全身,柳颜难耐的一直扭着自己的身子,直把那一团雪白摇晃起来。

一颤一颤,好像两只调皮的小白兔,互相交配一样打击在一起。

只是柳颜虽然上半身不断的扭动着,但她腿上的动作一直都没变,保持着分开露出的姿势。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