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都是怎么被骗走第一次的|高污文有过程有细节和丰满单位少妇同事(陈冰)

电工老张今年五十出头,最近一直想睡了雇主陈冰。

  陈冰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一双水灵灵的媚眼性感至极。

  这天,陈冰穿着一件吊带丝绸睡衣,秀发披肩而下,白嫩酥肩尽露,s级魔鬼身材被睡衣遮掩。

  她从卧室里走出来,发现丈夫李凯与邻居电工老张并肩坐在沙发客厅,便主动过去打招呼。

  “张师傅,你来啦”

  “我这么早来,没打扰你们把”老张的目光随机落在了陈冰那性感娇躯上,顿时一种惊艳,让老张想流鼻血,口干舌燥。

  “张师傅,瞧您说哪里去了,我们不是已经起床了吗”陈冰轻轻一笑,扭动着肥臀走出卧室。

文学

  大概是因为睡衣比较宽松,出来的时候,那饱满的柔软随着走路的节奏上下起伏。

  老张,这个大龄单身汉,对这个隔壁女邻居惦念依旧,曾经无数个夜晚,孤独寂寞的时候,都以她作为幻想对象。

  然而,当她若隐若现的身子暴露在自己跟前的时候,却老脸一红。

  老张急忙讲目光转移,跟陈冰丈夫李凯客气聊了几句,便开始检修电路。

  老张这些年,电工技术算练的很牛逼,基本上小区里哪家电路坏了维修,第一都会想到他。

  陈冰丈夫李凯,个头蛮高,就是面无血色,看着病恹恹的。

  “张师傅,我常年出差外地,听冰冰总提及家里多次断电,都是你来帮忙,真是麻烦了啊。”

  “邻居嘛,这点忙不算什么。”老张客气了一句,眼神又情不自禁瞥了陈冰一眼。

  正聊着,李凯临时接了个电话,又被紧急安排去上海出差。

  陈冰送李凯出门后,屋内只剩下老张跟陈冰二人,老张心底不禁躁动起来。

  老张有点心不在焉,特别是陈冰操持家务,弯腰扫地的时候,从背部轮廓,一对翘臀宛若要从裙子里蹦出来一样,随着扫地节奏一颤一颤的,老张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涨的特别难受。

  老张查看了电路盒,一查保险丝烧坏了,回头问:“陈妹子,今天来的匆忙,没带保险丝,你家有备用的吗”

  陈冰应了一声,就跑去了内卧,一阵翻箱倒柜,拿着保险丝出来,递给了老张。

  老张站在凳子上,接过保险丝的一刹那,整个人为之一振,顺着视线,只见她穿着黑色蕾丝边的性感内衣。

  老张只觉得浑身一阵燥热,特想将手深入进去,将那柔软放在手心里揉捏,说不定还能挤出丁点…

  老张看的入迷,陈冰也没注意到自己走光,等她回神,见老张心思不在电路上,而是一直在打量着自己,不免有点羞涩,但竟然也并不排斥抗拒。

  她觉得老张人品好,热心肠,多次来她家帮忙修电路也不收钱,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身材很壮实,长得也很有男人味,特别是流汗的时候,胸膛处坠落着零星汗珠,孔武有力。还有他那种直白,饥渴的眼神,经常被盯着看,让她有点紧张。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陈冰的心里,每次看老张眼神的时候,总有一股神秘的电感刺激全身,一股暖流蔓延全身,全身一阵酥软,很舒服

  躲闪了老张的眼神,她俏脸绯红的问:“张师傅,我家为啥总跳电闸,有什么办法可以彻底解决吗不然总劳烦张师傅也不好。”

  老张下来从工具箱取火钳,一脸认真的说:“是线路老化问题,如果彻底解决,就需要检修线路,进行更换。”

  陈冰哦了声,就请求老张检修。

  老张也没拒绝。“行是行,但是妹子,可我现在活多,怕耽搁你时间哟。”

  陈冰心底焦急,忍不住抓住老张隔壁,轻轻摇晃。“张师傅,麻烦您多抽点时间给我检修下,好不好总断电也不好呢。”

  老张感觉自己的胳膊都要被陈冰给抱着,在她的胸前摩擦着,下面猛地来了剧烈的反应。他老脸一红。

  “行行行,那我这两天晚上就到你家加加班,干上几个通宵,解决你这个问题。”老张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陈冰忍不住激动。

  兴奋之余,她胳膊不小心碰到了老张深蓝色的劳保裤裤腿,裤衩处宛若炸裂,跟碰到了石头一样。陈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俏脸绯红一片,心跳也加速的厉害。

  陈冰心底寻思着:这老张岁数都这么大了,那里怎么比自己老公还要凶猛啊这老头,身体条件这么厉害

  想到这,陈冰羞涩的将眼神转到一旁。正在这个时候,主卧传来一阵婴儿啼哭声。

  “张师傅,那您先忙,我先去主卧看会儿宝宝。”

  说罢,她就急忙跑进了主卧。

  老张临时换了个保险丝后,从凳子上下来,紧跟着,走到主卧门口,正打算敲门,门没关掩饰。

  巴拉一声,门开了一个缝。

  老张目光往里一瞅,赫然发现陈冰怀里抱着娃,解开扣子,敞着胸,雪白的两坨突了出来,正在喂奶。

  看见这一幕后的老张,全身都跟被电击一样,一股强大的电流蔓延全身,下面早就已经坚硬如铁。

  真的是太性感了

 老张不自觉的吞了好几口口水,正聚精会神的欣赏呢,突然陈冰注意到门口的动静,目光一转,与老张的眼神擦出火花,双目一对。

  陈冰整个脸都涨红了,咬着唇角,很快就注意到了自己的胸口,赶紧将身子侧转了下。

  场面异常尴尬。

  老张下意识的回了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一阵,没多久,陈冰喂奶结束,从房间里出来,跟老张闲聊了几句,约定明后天晚上帮她检修电路。

  老张一走,回到房间里的陈冰,望着那结实的席梦思大床,心底赫然浮现几丝渴望。

  想着自己常年出差,身体又不行的老公,心底难免有点落寞,在她这样三十如狼的年纪,那方面的需求可旺盛了,要是能遇到一个威猛一点的男人,该多幸福啊。

  如此想着,陈冰忽然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肌肉开始变得松软起来,体内一团烈火也开始越少越热,甚至某地儿还有点膨胀。

  那热涨的感觉开始不断聚集到自己的身下,以至于她只能靠着双腿夹紧。

  可没想到大腿刚刚一夹,一股暖流,让她禁不住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声音。

  这个时候,她竟然幻想起了老张,虽然老张年纪大了一点,但是他体格健壮,而且方才还不小心触碰到了一下,想必哪方面的能力肯定极为惊人。

  想到这,她不自觉的上了床,将自己的衣物褪下,然后伸出手放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而老张呢,从陈冰家回去后,心底也一直在想着她喂奶的那一幕。

  想着自己虽然老了一点,但未必没有机会,她老公常年不在家,看她那样,就很饥渴,想必晚上

  想到这,他就开始动了点歪心思,这两天晚上给她检修电路,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搞不好还真的能一亲芳泽呢。

  次日,老张起的很早,跑去市场上买了一个针孔摄像头,然后晚上去给陈冰检修电路的时候,偷偷安装在她内卧的隐蔽的墙角。

  安装完毕,老张正踩在也梯子上,从上往下俯瞰陈冰,宽松的睡衣,里面一片雪白。

  为了能看见更多,老张手里拿着各种检修电路的工具,故意就将老虎钳弄掉在地,然后对陈冰说:“陈妹子,能帮我捡一下吗”

  “好。”陈冰当时也没想多,走到老张的梯子下面,然后弯腰去捡,这一弯腰,老张的眼珠子都直了。

  透过陈冰宽松的领口,老张看见两坨雪白,甚至是俊俏平坦的腹部,再深处竟没穿内内,一片黑色的草原。

  老张心跳加速的特厉害,脑子早就被这一幕给怔住了,他寻思着:这少妇可真是开放啊,自己在她家检修电路,都不穿内内,这是在诱惑我吗

  他看的口水直流,鼻血都要出来了。

  这个时候,陈冰拿起老虎钳,弯腰起身,一起来,眼神不经意的往下瞥了一眼,再看着老张的目光,极为惊讶。

  她哪里知道,自己领口会敞开这么大,自己一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的两坨还有下面,老张在梯子上站着,岂不是这些全都被他给看见了

  急忙站起身,俏脸涨红,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领口,将老虎钳递给老张,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张师傅,老老虎钳给你。”

  说完,眼神无意中看见了老张的裤衩,一看见哪里,就能炸开了一样,脸色更加红润了。

  老张猥琐的笑着,道了声谢谢。

  陈冰害臊的咬着唇角:“行,那你忙。”

  说完,她就一路小跑,进了卫生间,老张估摸着估计是去里面换衣服去了。

  看着陈冰一路小跑的背影,俊俏无比的屁股在睡裙下面左摇右晃,让他极为心痒。

  他心中寻思着:这平日里端庄矜持的少妇陈冰,竟然私生活这么开放。

  这边,回到卫生间的陈冰,脸色发烫,心中也在自责,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让张师傅看见自己不穿内衣搞不好还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浪荡的女人呢。

  想到这,她顿感自己的大腿深处有股暖流在涌动,羞涩的脸更加滚烫了,她急忙拿出一张卫生纸,擦了擦。

  “真的是太丢脸了。”

  想着自己在老张的面前,竟然几个眼神,几句话,就把自己弄得这么湿,陈冰心底如此埋怨着自己。

  正这个时候,娃醒了,开始哭闹,陈冰赶紧换了身衣物,从卫生间出来,然后抱着娃喝奶去了。

  忙到九点,老张才从陈冰家离开,回到家中,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抽了根香烟,打开手机摄像软件。

  登陆了用户名跟密码,打开摄像画面,陈冰家主卧里的画面完整的浮现在老张的眼中。

  刚开始画面还没啥动静,老张就盯着屏幕等待,大概几分钟的时间,画面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背影。

  正是少妇陈冰

 只看着她刚洗完澡,穿着睡衣,怀里抱着娃,哄她睡着后,就将她放在婴儿床上。

  随后自己也打算上床睡觉,上床前,她竟然将自己的睡裙给脱了,全身一丝不挂,老张第一次看见全身光溜溜的她,喉结都干了,盯着屏幕一刻都不眨眼。

  没想到陈冰竟然还有果睡的习惯

  她脱了衣服,上床后,老张本想着陈冰应该会睡觉呢,可哪里知道,陈冰躺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突然转身打开了旁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粉色的玩具,接着,她竟然将玩具放在自己的双腿之间。

  一阵电动的声音。

  陈冰盖着被子,只看着床单不停的晃动,老张可是老司机,自然明白她正在干什么。

  这种画面持续了几分钟,陈冰闭着眼,舒服的享受着,老张不停的吞着口水,心底多想现在就出现在她家。

  正在老张yy着呢,突然陈冰可能觉得下面太热了,将被子掀开,眼前的一幕,彻底让老张懵了,只看着她完美无瑕,雪白的身子,张开双腿,里面的私密看的特别的清晰,粉色的玩具露出一个小边角

  盯着摄像画面里的春光,老张可兴奋了,从旁边掏出一张卫生纸,有点老旱逢甘霖的味儿,盯着陈冰性感的小身段,心底不免更加兴奋了。

  这陈冰,也算是饥渴到了极点,别看外表端庄稳重,有点大家淑女的模样,真没想到欲念竟如此强烈,想必常年估计从她老公那边得不到满足,那方面的生活极为不协调吧。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老张眼皮子眨都不眨,一直盯着屏幕瞅,直到结束。

  那一晚,老张失眠了,脑子里全都是陈冰这个小少妇性感迷人的模样。

  心底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娶到这样极品的老婆,让她臣服在他的身子下,该是一种多么爽的一件事情啊。

  检修电路,更换电线需要两天的时间,想着明天是最后的期限,这是上天赐予自己的机会,可一定要把握好,想到这,老张点了一根香烟,靠在床头,浮想翩翩。

  次日,下午三点,老张就鬼使神差,提前来到陈冰的家里干活。

  正干着活儿呢,内卧里刚哄好娃睡着,她从一个崭新的购物袋里拿出一件崭新的黑丝连衣裙。

  今天晚上是自己好闺蜜的生日聚会,她被邀请,虽然陈冰不是一个外表特别浪荡的女人,但是在女人聚会中,好胜心却极强,总希望自己能成为最耀眼的那位。

  所以为此,她特意准备了一件非常性感,紧身的黑丝连衣裙。

  连衣裙的设计特别的贴身,能够将自己身材完全曲线展现出来,最为性感的地方,是连衣裙前面有一条很长的拉链,如果全部拉开,整个裙子就会完全敞开。

  这个款式的连衣裙,今年特别的火爆,很多女人都想买一条,因为它不光能彰显自己的气质跟性感,更能给男人带来极度的感官刺激。

  陈冰将自己身上的居家服脱了,放在了一边,然后穿上这件黑丝连衣裙,随后低下头,将拉链拉上。

  可是正在拉的时候,猛地一用力,拉链拉到胸口的地方,被卡主,死活都提不上来。

  陈冰急忙往下拉,但是卡死了,咬住了内衣的边角,怎么都不行尝试了几次,非但没有效果,拉链卡的更死了,勒的胸口都挤成了一团。

  本来这条连衣裙就比较紧身,贴着身子,现在拉链一卡,更紧了,将胸前两坨挤压的都要炸裂开了。

  到后面,急的额头的汗珠都出来了,陈冰急忙往下往下,但是依然没有任何效果,来回折腾了好长时间,胸都疼了,最后实在是没办法。

  她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在外面给她家检修电路的老张

  “哎呀,张师傅”她急忙打开了卧室的门,然后跑到门口,朝着外面喊了一声,又折返回来,背着身子。

  老张正在梯子上拿着老虎钳干活呢,听到声音后,立马就放下手里的工具,从梯子上走了下来。

  “咋啦,陈大妹子”老张悄悄推开门,开了一个缝隙。探问。

  陈冰俏脸涨红,支支吾吾的说:张师傅,我,我,我有点事儿想请你帮忙….

  老张一听,心底也开始在心思着,这美少妇今儿个到底是咋啦俏脸红成这样,找自己要帮什么呢

  难道是常年跟丈夫夫妻生活不协调,想找自己来填补一下吗

  想到这,老张开始亢奋起来,说:“有啥事你尽管说,你不要看我年纪大了,但是体力还是不错的呢。”

  说完,老张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老张话外之意,陈冰不是不懂,听了后,俏脸更加红润了,宛若一朵小桃花绽放,胸口起起伏伏。

  她看了一眼手表,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再不解决拉链问题,自己肯定要迟到,情急之下,她只要咬牙,将身子转了过来。

  这一转身,老张嘴巴张开,口水都要流了出来,只看见胸口挤成了一团白花花。

  “张师傅,我的连衣裙拉链卡死了,你能帮我一下吗”陈冰咬着唇角,不好意思道。

 老张怔住,盯着眼前的画面,脑子一片空白,只看陈冰身上穿着黑色连衣裙,裙子前面一整条的金属拉链,只拉到胸部下面,两坨雪白往上挤压托着,几乎就跟棉花炸裂开一样,这场面,简直是太劲爆了。

  老张被这一幕景象彻底给吸引住,整个人都懵了。

  陈冰呢,本来找老张,是为了寻求帮助的,可没想到老张的眼神一直都盯着自己的胸口看,羞臊的不行。

  “张师傅,你倒是说话呀,能不能帮帮我呀我马上还要去外面参加我闺蜜的生日派对呢,急死我了哟。”陈冰催促道。

  说这话的时候,眼泪都要急的流出来了。

  老张这才缓过神来,心底早就已经亢奋到了不行,听了陈冰妹子的催促,他赶紧回应:“行,行,我这就帮你弄。”

  说完之后,她走进卧室,然后站在了陈冰的跟前,跟她咫尺之遥。

  见老张过来,陈冰咬着唇角,压抑着害臊的心情,慢慢的起身,然后站在了老张的面前。

  不知为何,当面对年迈老张的时候,陈冰竟然有了不小的反应。

  老张犹豫了一阵后,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朝着她胸前而去。

  简单的看了一番拉链的情况,他吞了几口口水,然后说:“陈妹子,你你的胸实在太大了,撑得太紧了,靠着拉扯,肯定解决不了问题,要不我替你将胸口挤两下,你尝试着往下拉,你看如何”

  陈冰一听老张竟然说自己的胸大,脸更加红润了,有点羞于言语。

  但眼看此时情况焦急,听老张这么一分析,让老张来挤,有点难为情。“张师傅,要不我自己来挤吧,你帮我往下拉吧”

  老张听了这话,有点失望,如果自己拉的话,还能跟她的胸来一个亲密接触呢。

  听了陈冰的答复后,他也不好反驳什么,只好点头,“行,那你来吧,你从两边往中间挤压,我拉拉链。”

  陈冰点头应允,开始挤起来。

  她红着脸,挤压着胸前的两坨,老张本来距离就很近,还是面对面,这一挤压,胸前的沟更深了,还从里面传来阵阵的香味,惹的老张恨不得直接扎进去,对着里面如狼似虎的啃一番。就算是死了也值得。

  陈冰挤压的时候,看着老张的眼神,一刻都没离开自己的胸,有点难为情。

  “张师傅,你不要一直光顾着看啊,你也要动手帮我啊。”

  老张被这么一说,哦了一声,缓过神,急忙拉拉链,老张常年干着检修电路的活儿,力量也比较大,尝试了一次,但是拉链实在是太紧了,连老张都没辙,拉了几下,也没啥动静。

  到最后老张猛地用力,拉的脸都红了。

  陈冰这个时候也担心老张用力过猛,到时候将自己买的崭新连衣裙给弄坏了。她心底也蛮自责的,为啥自己的胸长得这么大呢

  正在这个时候,陈冰闺蜜电话来了,问她啥时间到催促了几句。

  扣完电话,陈冰无奈极了,一咬牙,下定决心对老张说:“张师傅,我实在是挤不了,没那个力气,要不你帮我挤压试试我来拉拉链。”

  老张一听到这话,兴奋极了,眼前一亮,几乎是秒回。

  “行,行,那我帮你挤挤。”

  话刚说完,他的手不自觉的就伸了过去,盯着雪白的两坨,还没接触呢,口水就流了出来。

  他先从两侧入手,往中间挤压,虽然隔着衣服,但是能感觉到饱满的弹性,那种感觉美妙不可言。

  惹的老张全身都发胀,脑子跟被电击了一样,特别的享受。

  而陈冰这边呢,被老张这么一挤,这一双老茧的手掌,用心挤压着自己的胸,不知道咋回事,竟然感觉到一股曼妙的束缚感,长期跟自己老公夫妻关系不协调,从来都没有这种绝妙的体验。

  被挤了几下,竟然来了非常强烈的反应。

  下面突然感觉特别空虚起来,她咬着唇角,心底竟然开始浮现几丝邪念。

 但这种念头只是一刹那,很快就被自己的冷静给消灭了。

  趁着老张给自己挤压,她赶紧去拉拉链,可是无论老张用力多大,始终都没任何效果。

  她气的猛地跺脚,烦躁不已。

  见陈冰如此气恼,老张急忙松手,安慰:“陈大妹子,要是实在拉不了,你也别着急呀,我还有其他办法试试呢。”

  陈冰赶紧问:“张师傅,啥办法呀,你快点说呀,我时间真的很急,很急。”

  老张说:“我去拿老虎钳给你夹开,然后再给你重新装上,咋样”

  陈冰想了下,问:“张师傅,你还会装纽扣吗”

  老张点头,道:“这个当然,我一个孤家寡人,平日里缝衣,装拉链,纽扣,这些细活不都是我自己弄嘛”

  陈冰脱口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你要是同意的话,我现在就过去拿老虎钳。”

  “好,好,好。”

  陈冰赶紧点头答应。

  老张赶紧从卧室里面走了出去,然后从工具包里拿了老虎钳过来。

  走到陈冰跟前,将老虎钳夹住拉链,咔擦一声。

  拉链从连衣裙上掉落下来

  陈冰松下一口气,可正在这个时候,还没等陈冰欢欣雀跃起来呢,拉链一断,拉丝全部都开了,原本被连衣裙上围包裹的胸部,突然被释放,完全爆开

  陈冰的连衣裙敞开了,两坨弹了出来,被文胸给包着。

  但接着,老张看见了更让人流鼻血的一幕。

  因为上围的拉链拉开,哗啦一下,下面的衣服也没撑住,直接从上到下全部滑落到腿脚。

  老张眼神惯性的下垂,让老张万万没想到的是

  陈冰下面竟然一丝不挂,连个内裤都没穿

  那个部位,完全的敞开在老张的面前,三角地带,让老张裤衩处来了极为强烈的反应。

  啊

  陈冰意识到情况后,立马慌了,低头一看下面,再与老张对视了一眼,差点吓死。

  自己身子都被老张看光了,这,这,这要是被人知道,可怎么见人啊

  自己可是有老公的人啊,这,这,这怎么可以哟。

  她吓得赶紧转过身,然后低身将连衣裙捡了起来,遮掩住自己的身子,然后背转了过去。

  脸色涨红,支支吾吾的说:“张,张,张师傅,麻烦你,你先出去一下吧”

  老张猛地吞了一口口水,想起刚才看见那一番春景。

  心底突然来了一股特别强烈的渴望

  心底期盼着,要是现在将这个刚生完孩子的美少妇给霸占,满足她,狠狠的发泄一次,该多爽啊

  看着这俊俏性感的后背,圆晕的身材曲线,每一处都给老张强大的视觉冲击力。

  想起这段时间对她的渴望与幻想,老张真的渴望到了极点

  手都快摸了上去,即将触碰到皮肤的时候,最终还是忍住了。

  老张不喜欢这种强迫式,自己也没摸到陈冰的底。要是真的动粗,万一陈冰不愿意,报警咋办

  毕竟是少妇,有家有室,即便知道他老公不行,内心深处还是不敢。

  想到这,他忍住躁动,从卧室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陈冰简单的穿回了睡衣,尴尬的拿着连衣裙出来,老张帮着装上了拉链。

  陈冰拿着连衣裙去了卫生间穿上后,快速的打扮了一番后,从里面出来。

  老胡眼前一亮,一眼,就让老张心底再次澎湃起来。

  真的是太美,太性感了。

  老张这几十年,从来都没见过如此性感迷人的女人

  可能是因为刚才的尴尬,陈冰俏脸一直都是红的,与老张对视的时候,眼神都失神。

  在卫生间里换衣服的时候,想起那一幕,她竟然有了一点点湿润。

  因为老张晚上还要加班换电线,她马上出门要去参加闺蜜的生日聚会,宝宝也没醒,本来提前找好了她远方的表妹过来照看,但临时她表妹加班,没时间。

  无奈之下,陈冰再次求助老张。

  “张师傅,还有个事儿想麻烦你一下。”陈冰不好意思,羞红着脸,走到老张跟前,

  “啥事儿,妹子,你说。”老张眼神还在盯着陈冰的胸口瞅着。

  “我出去参加闺蜜的生日派对,大概晚上八点左右回来,能替我照料一下宝宝吗”她问道。

  老张想也没想,应允下来,让她放心。

  想起陈冰一走,这家里就只有老张一人了,想着陈冰的内卧,床头的衣柜,还有那些她晚上用的玩具,平日里穿的内衣,老张突然就猥琐起来。

  想完,他目送陈冰背影消失前脚关门,后脚老张就悄悄跑进了陈冰的内卧。

  床上的娃正在睡觉,老张动作很轻微,小心翼翼的走到床头,打开了抽屉。

  只看见抽屉里放着一个粉色的盒子。

 他拿起盒子,打开一看,眼前一亮,只看着盒子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玩具。

  老张兴奋的拿起来后,用手捏了捏,还拿在鼻子上闻了一圈。

  想着陈冰用这些玩具的样子,老张就有点受不了了。

  闻了玩具后,他又跑到床边的衣柜,打开,从里面找到不少陈冰性感的内衣。

  在最下一层,还放着一件黑丝镂空边的。

  香

  真香啊

  老张忍不住拿起来,塞在了自己的裤裆里。

  一阵满足后,又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

  在陈冰的卧室里足足折腾了有一个多小时,连检修电路的活儿都忘记了,一直沉寂在对陈冰的幻想中。

  看着墙壁上,陈冰跟她老公的结婚照。

  老张多么想拥有这样一个极品的老婆啊,就算是死也愿意啊。

  躺在软绵绵的席梦思大床上,一边闻着床上带着陈冰身上的香味,一边yy。

  夜里八点,外面传来高跟鞋滴答的声音。

  老张意识到陈冰从外面聚会结束回来。

  “张师傅”

  果真,外面传来陈冰软绵绵,娇滴滴的嗓音。

  老张听闻声音后,走到门口,打开门。

  只见陈冰俏脸绯红,耳垂都涨红了,脸颊一片红润,嘴里还喷着酒气

  黑丝连衣裙裹着柔软,性感的v形领口,将里面的浑圆撑得都要炸开了,老胡吞了口口水。

  “陈妹子,你回来啦”老张问。

  陈冰点了点头,走路都不稳,醉意朦胧。刚进门,差点就摔倒。

  还好老张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扶住,捏着她软骨无力的胳膊。

  亲密接触,宛若一股电流,两人目光对视,陈冰又想起连衣裙拉链的事儿,一阵羞臊。

  “你喝多了,我扶着你回房间吧。”老张建议。

  陈冰犹豫一阵,微微点头。

  就这样,在老张的搀扶下,陈冰回了房间。

  送陈冰到了床边坐下,老张热心肠的跑去厨房,弄了点热水过来,递送到陈冰手上。

  陈冰喝了几口,见老张对自己如此关心,一股暖意蔓延,加深了好感。

  喝水时,不小心瞥了一眼,发现了老张裤衩的异常。

  突然之间,她下面竟然湿了一股暖流滑过。

  陈冰脑海里竟然开始幻想起来

  胸也涨了起来,全身痒的不行,浑身扭捏,坐在床边很不自然。

  双腿也不自觉的往中间夹了夹

  老张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他顿感机会来了,于是主动凑了过去,坐在了陈冰的身边,手覆在了她性感柔软的肩膀上。

  “妹子,是哪里不舒服吗”

  陈冰身子猛地一颤,被他粗厚的手掌一搭,全身猛地一绷,竟然有了一丝强烈的爽感。

  “恩”

  一股曼妙的声音不自觉的轻轻叫了出来。

  老张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他顿感机会来了,于是主动凑了过去,坐在了陈冰的身边,手搭在了她性感柔软的肩膀上。

  “妹子,是哪里不舒服吗”

  陈冰身子猛地一颤,被他粗厚的手掌一搭,全身猛地一绷,竟然有了一丝强烈的爽感。

  “恩”

  一股曼妙的声音不自觉的轻轻叫了出来。

  陈冰醉的稀里糊涂,浑身无力,反应也慢了一拍。

  她迷糊中瞥了一眼老张的裤裆,那地方都快撑炸开了,陈冰竟然期待起来,希望老张的手抓得不止是肩膀。

  老张早就眼馋那两团柔软了,听见陈冰舒服得哼出来了,他大受鼓舞,手顺着那光滑柔软的肩膀,往陈冰的胸口滑。

  滑进黑色连衣裙的胸口,一把抓住那团时,老张的脑子差点儿没激动得炸开。

  这,这也太滑,太软了

  陈冰闭着眼睛靠在老张的身上,好像睡着了一样,两颊红扑扑的,樱桃小嘴喘着粗气,眉头一皱一皱的。

  其实老张知道,陈冰现在喝多了,意识并不清醒,他也怕陈冰突然醒悟。

  他刚开始动作很轻微,见陈冰完全不反抗,胆子更大了。

  老张两只手伸进去,抓着两个肉球揉粉团一样发狠搓了搓,然后把陈冰放倒在床上,自己跪在陈冰旁边,抓着连衣裙的拉链拉了下来

两只雪白的兔子蹦了出来,为了穿连衣裙的效果好,陈冰竟然没穿内衣。

  她躺在老张的剩下,身上一丝不挂,雪白的身体被从黑色亮绸的连衣裙里剥出来,胸口的两点粉嫩随着呼吸上下微微颤抖着。

  老张都寡了多少年了,这个时候哪儿还受得了

  他两手把陈冰的那两团拢在一起,脸一下子埋了进去,像一条狗一样在那雪白的脖子,软绵绵的肌肤上狂咬乱啃。

  口水,齿痕,把陈冰本来洁白干净的身体弄得乱七八糟。

  老张已经控制不住了,裤裆都快被撑爆了,他今天就要睡了陈冰,哪怕明天就死了也成

  “砰砰砰”

  正要脱裤子,陈冰家的房门忽然被敲响,老张吓得从床上蹦了起来,一下子慌了神。

  我靠这大半夜的谁啊她老公不是出差去了吗难不成临时回来了

  老张急急忙忙穿上鞋子,心都快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陈冰平时不爱和邻里来往,这大半夜的,除了她老公,还有谁能来敲她家的门

  难道这块到嘴的肥肉就这么丢了老张回头看了一眼不省人事的陈冰,有些不甘心。

  可如果是陈冰的老公,为什么不直接用钥匙开门呢

  老张壮着胆,踮着脚走到门边,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越听越觉得可能不是陈冰的老公,十有八九是敲错门的醉鬼。

  他把心一横,悄悄反锁了门,这样外面的人拿钥匙也打不开,决定再等一等。

  如果是陈冰的老公,他就赶紧翻窗溜了。

  不一会,外面没动静了。

  “砰砰”

  就在老张松了口气的时候,又有人疯狂拍起门来。老张根本没心理准备,吓得屁滚尿流,也根本来不及多想,赶紧溜到陈冰家厨房,推开窗户翻了出去。

  因为是邻居,挨着,打开窗户一跨就能翻过自己家。

  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头枕着潮湿得有霉味儿的枕头,老张的心还在砰砰直跳,那东西绑硬,跟块铁一样。

  他看着自己两只手,回忆起那滑嫩的触感,忍不住想笑,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做梦一样。

  就差那么一点儿,他就可以压着陈冰狠狠爽一发了,哎,太可惜了

  糟了,刚才走的太着急,陈冰还就这么裸在那儿呢,身上都是老张的口水,万一让她老公看见了那说都说不清。

  说真的,老张喜欢陈冰,不过也不想看陈冰因为自己挨男人打。万一陈冰的老公怀疑她偷汉子,把她打一顿怎么办

  老张越想越过意不去,但他有不能半夜三更去敲陈冰家的门,这样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对了,他怎么忘了针孔摄像头要是陈冰的老公没起疑,那万事大吉,要是陈冰的老公真起了疑心要打陈冰,他也可以打电话报警。

  老张赶紧打开手机中的摄像软件,输入登陆密码后画面一打开,陈冰家的主卧一下子出现在老张眼前。

  陈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她把衣服全脱了,一丝不挂地趴在床上,身体在床单上一蹭一蹭的,雪白身子泛着红,双腿张开着,那个粉红色的玩具正在那地方发了疯一样抖着

  刚才敲门的根本不是陈冰的老公,屋内什么人都没,除了陈冰

  这陈冰被老张撩拨得饥渴的不行,在老张走后借着酒劲儿,自己玩得不亦乐乎。

  老张的眼睛一眨都不舍得眨,抽了一张面纸,手也不自觉地抓着自己那东西动作起来,过了小半个小时,随着陈冰发着抖趴在床上,老张也闷哼了一声,大脑里一片空白,然后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老张被阳光照醒,才发现自己都没洗澡,穿着工装就睡着了。

  他昨晚爽完就睡了,监控软件都忘了没关,陈冰早就起床了,床上整理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哎,老张看了一眼自己狗窝一样的卧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娶上这样一个媳妇儿。

  不过,不知道陈冰昨晚到底是真醉了还是假醉。老张记得她昨晚刚回来的时候还清醒的,难道后来是装醉

  要真是这样,他岂不是真有机会

  还有,大半夜敲门的人到底是谁

  老张正琢磨着,就听到一串敲门声。

  “谁啊”

  打开门,站在外面的是房东李寡妇,这女人风韵犹存,四十来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惜老公死得早,害她在这个欲望最大的年纪做了寡妇。

  李寡妇三天两头就来老张家里转悠,嘴上说的是来看看房子,怕老张把房子弄坏了,可老张也不是傻子,知道这女人打得什么主意,她每次过来眼睛都往自己下三路瞟,想法都写在脸上呢。

  “大妹子,今天还没到交房租的时候啊。”

  李寡妇,往老张那儿瞅了瞅,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真大。

  其实李寡妇长得真不错,年轻的时候不比陈冰差,现在脸上虽然有了皱纹,但那身材还是很不错,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被一身紧身的紫色连衣裙包着,胸甚至比陈冰还大一点儿

  昨晚被陈冰撩起了火,现在一下子又烧了起来。

  老张往后退了半步,把李寡妇让了进来,但这房子不大,进门的门厅很狭窄,站不下两个人,李寡妇进来的时候,屁股正好贴着老张的那儿,隔着一层薄布,老张感觉那地方惊人的弹性和柔软

  他有点儿尴尬,想往后再躲两步,谁知李寡妇跟着他的动作,追着贴了上来。

老张身子一颤,魂儿都被勾走了。他身体愈发灼热起来,恨不得把她扑到在身下,好好疼爱。

  “怎么了用不用我送你去医院”他又靠近了一点。

  “啊,有点头晕而已”陈冰随便找个借口。

  “不会是发烧了吧”

  说着,老张大掌盖在她额头,动作亲密。男人体热,手心像个小火炉,陈冰全身都舒服起来。

  一肩之隔,老张身上的男人味儿窜到她鼻子里,身子软的像一汪水。上面下面都痒的不行,呼吸都变得急促。

  “妹子,你这身上也有点烫啊,家里有退烧药吗” 老张摸了下她胳膊,得出一个结论。

  “没事,我睡一觉就好了。”陈冰赶紧说。她逼着自己冷静,不能再继续待了,会出事的。

  尽管,她是那么渴望一个男人的爱抚。

  “真的假的,你可不能生病,会连累孩子的。”老张只好搬出孩子来说服她,多待一会,他就多一分希望。

  而且刚才陈冰对他的触碰,并不反感,这是不是证明他有戏

  “真的没事,张师傅,你看,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她勉强笑笑,小脸粉嫩嫩的,水蜜桃一般。

  这女人简直就是蜜桃精,哪哪都像水蜜桃。

  “也是,不早了,那你早点休息,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老张不情愿地起身,人家都下逐客令了,看来今天没戏。

  虽然肉欲使人冲动,可他还是不想强人所难。慢慢来吧,总会成功的。他相信,早晚有一天陈冰会主动找上门来

  “好,张师傅,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我就不送你了。”

  陈冰声音软软的,小手紧紧抓着床单,两条腿夹得很紧。

  “没事没事”老张见状,赶紧溜走。看陈冰这样,一会肯定要自己动手,他赶回家兴许还能看上直播。

  老张跑的快,不一会就到家了。

  打开视频一看,果真

  陈冰躺在床上,这回连被子都没盖,先是爱抚了自己一番,然后拿出那个粉色玩具,迫不及待地捅了进去。

  她怕吵到孩子,声音极力隐忍,反而让人听了更血脉喷张。

  “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叫个痛快。”

  老张低声呢喃。

  屏幕上的人沉浸欢愉,屏幕外的人也没闲着,不一会,两人双双登上了高潮,将纸巾扔到一边,老张长舒一口气,这种感觉很奇妙,像在和真人做一样。

  折腾了一天,老张满足了好几次,倒在床上沉沉睡去。第二天,老张精神百倍,开始了新的工作。

  晚上,他哼着小曲走回家,还没来得及开门,房东就来找她了。

  “张师傅,你来我家一趟吧,灯泡又坏了。”

  房东李芸穿着真丝睡裙,扭着丰满的肥臀,一步一摇地朝老张走来。

  “又坏了太太,你这灯泡质量也忒差了吧。”

  老张一脸不情愿,李芸家灯泡隔两天就坏一次,每次都让他过去修。

  修就修吧,她还老动手动脚,让老张很无奈。

  “你哪这么多废话,赶紧过来”李芸嗔怪,自己先走一步。

  老张摇摇头,跟了上去。怎么说也是房东太太,不帮忙总归不好。李芸今年刚四十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偏偏就成了寡妇。

  和陈冰不同,李芸需求更旺盛,玩具根本满足不了她。老张一般来,李芸就盯上他了。

  虽然岁数大,但身强体健,她寻思那方面肯定不差,一直想试试老张。老张虽是光棍老汉,但眼光可不低,李芸这样的半老徐娘,他根本看不上。

  所以一直不上套,让李芸很苦恼。慢慢两人开始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她追他就跑。

  “进来吧。”到家门口,李芸脸色柔软下来。

  老张拿着工具,轻车熟路走到客厅,“这个”

  “卧室那个。”李芸嘴角带笑,顺手解开睡裙腰带。

  老张余光瞥见一眼,但装作看不见,正经八百给换灯泡。本来这活儿挺简单,三两下就能完事。但今天的螺丝钉怎么也拧不开,老张有点奇怪。

  “怎么了张师傅”李芸细声细语,“用不用我帮忙啊”

  “不用不用。”老张皱着眉头,更使劲了。

  这个年纪的女人就是母老虎,吃人不吐骨头。他多待一秒,就多一秒失身的危险。

  “我帮你扶着吧,别摔着你。”说话间,李芸就搂住了老张的大腿。两条大腿非常结实,手感非常好。

  李芸心想,他那方面功夫肯定不会差。想着想着,她忍不住多摸几下。

  “你别乱动我不用你扶着”老张察觉到异样后大叫。

  “看你,又不是十七八岁小姑娘,害羞什么啊”李芸更来劲了,手爪子一路向上,越来越往里。

  “你这人怎么”老张气急,一使劲反倒把螺丝钉拧下来了。

  他赶紧换上了新灯泡,挣扎开跳下来。手里捏着螺丝钉,他低头一看,这钉子上竟然粘了胶水怪不得拧不下来

  顿时老张就来气了,这李芸简直丧心病狂

  “行了,我走了。”他拿起工具箱就往外走,仿佛这地方有狗咬人。

  “哎呀着什么急,回去不也自己一个人么”李芸扯住他胳膊,一下把他按坐在床上。

  四目相对,老张心感不妙。

  “我上班很累,得早点休息。”老张再次起身。

  “你在我这照常可以休息”李芸又把他按下。

  “房东,咱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不好听”

  “你未娶我未嫁,有什么不好听。”

  李芸勾勾唇角,拽了拽衣领,露出胸前大片的肌肤。

  她身材还可以,胸部也不小,只是岁数大了有些下垂,影响了美观。要是没有陈冰,老张可能就从了,但现在有了目标,他无法将就。

  “你别着急做决定,待一会再说么。”李芸坐在他身旁,将手搭在他腿上。

  李芸的老公不赖,虽然走的早,但留下好几间房子。她不用上班,靠收租生活,保养得也好,小手很细嫩。

  无意间蹭蹭老张,还真容易引起冲动。快看,

 但这种冲动太过原始,一点不高级,不是老张想要的。只有陈冰,才能唤起他身体的活力,让他找到年轻的感觉。

  “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家了,省的影响你休息。”

  老张决然站起身,一本正经。

  “老张你怎么就是不开窍呢”

  李芸也急了,用尽全力将老张扑倒在床上,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

  “你跟我在一起有什么不好,不然就凭你的条件,能娶上年轻漂亮的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李芸说出了真心话,老张要房没房要车没车,就剩个电工技术,也赚不了大钱。

  也就是她吧,空虚了多年,想找个人搭伴过日子。

  “是我配不上你,我真不敢高攀啊房东太太”

  老张被她压得喘不上气,这娘们看着娇小,怎么死沉。

  “没事,我不嫌弃你。”李芸还当真了。

  “李芸啊,你就放过我吧凭借你的条件,足够找个小鲜肉,我又老又丑又没钱,真的配不上你”老张拍拍她的肩膀,试图和平劝说她。

  “我养你不就完了,小鲜肉有什么好的,虚头巴脑一点都不实用,还是你这老腊肉比较强”

  李芸坏笑着捏了一把老张的大腿根。

  这可是男人的敏感地带,顿时,一阵电流窜过他全身。老张楞了一下,还真有点小冲动。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