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趴着把腿张开给男友进 教官好长又粗又硬h(老马)

老马心头微微有些颤动,他深吸几口气,可心头却浮现出一抹不安来。只不过,还没有等到老马想好对策,那黑牡丹突然之间发飙,怒吼了一声:“都到这时候了,你竟然还在欺瞒我!既然你不愿意知道张淑芬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也不想知道她现在到底在哪,是不是有生命危险?”黑牡丹突然之间嘴角就翘了起来,那语调声也突然之间一变:“我说老马呀,老马,那张淑芬现在情况可不好,那张绍成逼得紧,我要是直接给一点信息的话,到时候就把张淑芬交到张绍成手里面,只怕张淑芬就没了!”老马知道这是黑牡丹在炸他,黑牡丹如果早就掌握了一切的话,恐怕就不会拿张师傅的信物来给老马看了,恐怕就直接会把张淑芬给抓起来,绝不会等到这个时候。

文学

说来说去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黑牡丹根本就没有掌握张淑芬的消息。那黑牡丹只不过是在张淑芬这里弄来了一个信物,要是骗别人还可以,可是老马不是一般人。黑牡丹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有些气急败坏,那原先一张黑沉沉的脸色变得更加的乌黑了些。倒是旁边的大胡子,他伸手轻轻一扯,站在老妈的身后规劝道:“师傅你就不要再倔了,你要找的那个张淑芬是真的出事了,他现在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在张绍成手里,你要是不配合我们的话,那我真的是没办法救你了,那张绍成一旦把张淑芬抓住,那到时候我就真的没办法帮你了,师傅!”那大胡子说的言辞恳切,不像是在说谎。老马咽了口唾沫,那一双眼睛突然之间眯了起来。“我先去个洗手间!”老马起身拿着盲人棍一阵摸索,匆匆转身离开。他现在必须要去验证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淑芬为什么突然之间?黑牡丹和大胡子两个人也都没有说话,看着老马离开之后,两个人这才对视一眼。“嫂子,你真的要这样做吗?我师傅他可能真的,他可能真的没有说慌,你想想啊,那张秦芳她有那么简单把这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告诉别人吗?我师傅是绝对不会知道她的真实姓名的,哪怕是他们两个是情侣关系,那张秦芳也不会告诉他的。”大胡子心里挂念着老马,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消失在走廊深处的老马。“你懂什么?你师傅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人,他心里面藏着的事情,可比你我两个人心里藏的事情少不了,张秦芳和他在一起,说不定会被他折服,把这一切告诉他也说不定。”“可是嫂子,这要是把我师傅逼急了,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可怎么办?”大胡子心里不但担心老马,也担心着他自己。要是老马离开,他就少了一个师傅,师傅以后如果不在他身边的话,那他不但会少学很多东西,而且身边少了个帮手。他现在能被嫂子看中,能和嫂子在一起,全部都是因为老马的功劳。老马跑到洗手间第一时间就拨了张淑芬的电话。一阵嘟嘟嘟嘟的声音之后,并没有任何回应,电话始终都是无法接通。那么又不死心,接连发了好几个信息,可是却同样也没有任何回应。老马的一颗心开始有些慌张了,他不知道张淑芬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开始有些害怕,害怕是不是会真的像黑牡丹说的那个样子,万一她真的被张绍成给堵住了?自己明明知道却没有去救,那以后会怎么样看待自己?老马越想就越慌张,犹豫了一阵之后,最终还是忍受不住夺门而去。回到大厅,老马和黑牡丹两个人正相对而坐,他们面前放着一壶茶,茶香袅袅,两个人脸上倒是没有任何欢喜的表情。老马走过去缓缓的走到他们俩对面,点了点头吸了口气,这才说:“既然两位都已经为我想好了,那我也就不推脱了,张淑芬的确是我的好友,如果你们真的能助我一臂之力,救了她的话,到时候老马一定感激不尽。”“好,快随我来,我们即刻出发!”那黑牡丹却突然之间脸色一变,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突然之间朝着后面挥了挥手。顿时在她后面冲出了一群人,这一群人一个个的戴着墨镜和口罩穿着黑衣,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样子。“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现在要是还不赶紧去找人的话,到时候恐怕就来不及了!”黑牡丹面色阴沉,喊了一声,顿时直接一跃而起,直接冲着门外跑。大胡子和老马这两个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对望了一眼,跟了上去。之前老马心里面还有些怀疑,可是眼下却不得不相信这一切。在黑牡丹车上的时候,老马心里紧张的厉害,接连拨了十几通电话,却发现那电话根本就没人接听。信息发了一个一个,还是没有人。这一次老马的担心变得前所未有的厉害,一颗心就像是悬在半空当中,心惊肉跳的很。黑牡丹的车子路上开的飞快,她和老马并排坐着,所以老马的这些小举动她全部都看在眼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之间就有些可怜起老马,一双手竟然无意识的朝着他伸了过去,轻轻的覆在他手上面。老马的手上突然之间多了一双手,不由得心里面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用力挣脱,有些仓皇不安的看着窗外。黑牡丹对他的心思他一直都知道,但是眼下这个节骨眼上,老马不能得罪黑牡丹,可也不想就这么让黑牡丹得逞。“行了行了,不要再矫情了!我刚才只不过是可怜你,所以才想安慰你几句,你不要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黑牡丹语气冰冷的说了声,突然之间就喊了一声停下。那车子顿时由于震惯性往前晃了晃,老马不小心往前栽了一下,眼角的余光却突然之间瞥到在外面的高塔上面似乎有一个人。那高塔大概有十几米,但是从这个地方看上去的话,却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那高塔上面的人是个女人,而且还穿着裙子。那抹熟悉的身影让老马突然之间就觉得有些难受不已。站在高塔上面的人,的确就是张淑芬。看样子这回黑牡丹说的没错了,那张淑芳真的很有可能已经被张绍成别逼到了绝处,要不是现在来的及时的话,老马根本就想象不到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老马在第一时间冲下车,直接朝着那个高台跑去。黑牡丹以及他身后的那些人也直接冲了过去,几个人全部都朝着那个高台跑。眼见着就要到跟前了,马车突然之间瞥见对面有一群人直接朝这边跑了过来。虽然隔的距离比较远,可是老马还是看清楚了,对面走过来的那个人就是张绍成。不好了,对面的人距离高塔比较近,他们从这里跑过去的话时间上来不及。老马一想到这里一颗心顿时提心吊胆,几乎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直接狂奔而去,手脚并用的顺着那高塔往上爬。这高塔是一个铁制的架子,从这底下往上爬的话,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但好在老马全身的肌肉发达再往上攀爬的时候,虽然比别人慢了一拍,可也没有落下多少。可以下,张绍成的人却已经到了高台上面了。老马一咬牙,双腿一蹬,深吸了一口气往上爬。幸好皇天不负苦心人,老马和对面的那个人同时到了高台之上,眼下张淑芬的身影就在距离他们不到5米远的高台架子边。“淑芬!”老马动情的喊了一声,匆匆的爬起来朝着张淑芬那里跑过去。只不过对面的那个人这时候也急匆匆的爬了起来,紧紧的跟在老马身后往前冲。眼见着就要到张淑芬跟前,老马的后腿突然之间就被人拖了一下,轰的一声摔倒在地上。后面的人超过了老马,直接朝着张淑芬那边狂追而去。老马爬起身,眼见着这个人已经快要追上张淑芬了,可是没想到诡异的一幕竟然发生了。那张淑芬的时候突然之间生出来黑色的翅膀,紧接着张淑芬的双手轻轻一扬间,她竟然就像小鸟一样的滑行了出去。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