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啊又加了一根手指 小伙双飞两个风韵犹存的熟妇(陈倩)

陈倩气的浑身发抖,指着我咬牙道:“王浩,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急忙说道:“陈副总,您这话是打哪来啊?我这好心提醒您别忘了带东西,您就说我过分?我这多冤枉啊!”陈倩呵斥道:“你根本就没安好心!说!你是不是打开看了!”我立刻说道:“真没有,何必骗你?”陈倩说:“你敢发誓吗?!”

文学

我笑着问:“发什么誓啊?”陈倩死死的盯着我,说:“你如果打开看过,你就死全家!”我很是自然的点了点头,无所谓的说道:“可以啊,我如果看过就死全家。”倒不是我对家人不尊敬,而是他们确实都已经去世了,这个诅咒对我来说完全没有意义。陈倩皱了皱眉,没想到我竟然答应的这么爽快,她将信将疑的看着我,犹豫片刻,继续说:“如果你骗我,你一辈子阳痿、永远没有女人、一辈子被男同性恋轮着搞!”卧槽……我真没想到,这个狗娘们嘴竟然这么毒……这可不能随便答应啊,不然万一真有报应,那岂不是太惨了?!陈倩见我不说话了,厉声追问道:“你怎么哑巴了?!”我说:“陈副总,我已经发过一次誓了,凭什么还要再发一次?”陈倩咬牙切齿的说:“那你就是打开我的包了,是不是?!”我笑了:“陈副总,你这包里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啊?你紧张的这么厉害!”陈倩看着我的笑容,估计是彻底坐实了我偷看她包里东西的判断,气的冲进车里,挥拳就要打我,口中骂骂咧咧道:“我打死你这个臭不要脸的东西!”我急忙用手挡住她的粉拳,口中振振有词的说:“陈副总你不要太过分啊!我是你的司机,但不是你的男朋友,更不是你的奴隶,不是你说打就能打的!”陈倩气的甩动长发,拼了命要打我,叫道:“老娘今天非打死你!”我被她弄的有些急眼,一把抓住她的拳头,怒道:“差不多得了啊陈副总。”陈倩见粉拳被我紧攥,努力几次也没能抽回去,气急败坏的说:“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我说:“你别跟我闹我就放开你。”陈倩说:“你做梦吧,我跟你闹?我是要打死你个臭不要脸的!”我干脆把车熄火,推开门就跳了出来,然后迈步就往车后跑。陈倩急忙追了上来,气恼的说:“王浩,你他妈给我站住!”我哪敢听她的,撒丫子就往前跑,直接绕过了陈倩居住的别墅。陈倩倒是够硬气,一直追着我不松,哪怕是距离被我越拉越远,也丝毫不愿放松,嘴里还一直在威胁我,说抓住我要把我弄死。我一直绕着她家别墅转了一圈,又转回到了路虎车边上,见她还没追上来,我急忙跳进车里,发动了汽车。汽车刚启动,我立刻挂上档就跑,这时候陈倩追了过来,挡在车前指着我:“王浩,你给我下来!”我探出脑袋:“我不下!”陈倩怒道:“你他妈给我下来!”我哼哼道:“我就不下!”我先是开着陈倩的路虎来到陈总家里,到陈总家收拾自己的行李。到别墅的时候,老板已经到过家了,他跟林思佳,还有吴莉两口子刚吃完饭,四个人正在客厅聊天。见我进来,老板便急忙说道:“王浩,你直接去房间收拾东西吧。”我点了点头,看了林思佳一眼,又看了一眼吴莉,心里还挺不是滋味。林思佳的表情也有些烦闷,小眼神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能看得出,她心里对我十分不舍。但是没办法,陈总现在看我不顺眼,就恨不得我离林思佳远远的,我也没办法。眼下,我想跟林思佳打个招呼都不敢,只能自己悻悻的去房间里收拾东西。好在我的东西很少,几分钟就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带着东西出来,四人还在客厅坐着,我对陈总说:“陈总,我东西都收拾好了,先走了。”陈总点了点头,说:“房间我会给你留着,如果陈倩那边不需要你帮忙了,你就再回来。”我嗯了一声,说:“我都听您的吩咐。”我知道陈总说这话全是扯淡,如果林思佳怀孕了,他才不希望我回来,如果林思佳没怀上,他就算让我回来,也绝不是心甘情愿。随后,我跟林思佳、吴莉以及他老公告别道:“嫂子、莉莉姐、徐哥,我先走了,您们慢慢聊。”林思佳一脸的欲言又止,吴莉也只能淡淡的冲我挥了挥手,淡淡的说了一句:“再见。”我一个人带着行李离开别墅,把东西都塞进陈倩的路虎里,然后开车来到赵静家的小区。未来的一段时间,这里也是我的家了。我在楼下找了个免费车位把车停好,然后便带着自己的东西便迈步上楼。用赵静给我的钥匙开门进屋,便听见厨房里正叮叮咣咣的一同忙碌,我换了鞋来到厨房,赵静正系着围裙在灶台前忙碌。旁边已经摆着两盘炒好的菜,虽然还没机会品尝,但闻起来香味扑鼻,看起来也非常有卖相。赵静发现了我,笑着说:“王浩你回来啦,赶紧去客厅休息一会儿,待会就能吃饭了。”我急忙说:“静姐,有啥需要我帮忙的吗?我给你搭把手!”赵静对我说:“这顿饭是姐为了感谢你,顺带为你接风,哪能让你帮忙,你去客厅坐会儿吧,厨房的事情就交给我了。”我点点头,笑道:“静姐,如果有需要帮忙的话,你就喊我一声。”赵静莞尔道:“好,快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了!”说着,她就把我推出厨房,自己继续忙碌起来。又等了二十分钟之后,赵静便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到客厅来招呼我道:“王浩,吃饭了。”我急忙起身来到餐厅,看了一眼餐桌,一共五菜一汤,看着还真是丰盛得很!而且,除此之外,竟然还有一瓶红酒。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静姐,怎么做了这么多菜?”赵静一面解开围裙,一面笑着说道:“接风宴嘛,自然要丰盛一些才说得过去!”我看了眼桌上的那瓶红酒,说:“这个红酒,好像是九三年谢尔顿萧园的年份酒啊,这也太贵重了吧?”赵静惊讶的回答道:“想到不到你还挺识货。”我点点头,说:“我们老板经常喝红酒,我跟着耳濡目染多少也懂一些,这么一瓶酒,市价一般都在一万块钱左右,实在是太贵了!”赵静解释道:“这酒是我结婚的时候,一个在海外工作的好友送的,当时我跟我老公一直没舍得喝,我们约定好等结婚一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再喝,结果他人就走了。”我摇摇头,说:“赵姐,既然它有这么重要的纪念意义,你还是好好珍藏着吧,我到楼下小卖部去买几罐啤酒来。”赵静急忙说道:“不要紧的,再好的酒终究也是要喝掉才有意义。”我微微一笑,把酒从餐桌上拿了下来,放进了橱柜里,道:“既然是有意义的酒,那一定要在意义重大的时刻再喝掉,现在喝的话,实在太草率了。”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