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教室轮流上h文 北京50国企退休露脸(张医生)

老张回去后,发现苏希儿已经睡下了,院子里不少的水,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洗了澡,脱了衣服没有。老张翻来覆去的真睡不着啊,姐妹俩那画面,让他浑身躁动不安,那里还是硬邦邦的不肯消停。他是特别想找个女人,发泄一下的。不过这大半夜的,老张还是忍着算了。晚上老张做了个很美妙的梦,梦里好多女人光着身子围着他,在他怀里撒娇,如饥似渴的想要得到他,想要被他给占有。

文学

第二天醒过来后,老张居然发现自己梦遗了,他还是很开心的,他这么大年纪了,这能力还这么强,说明自己身体越来越好,不必年轻的时候差啊。苏希儿一大早就起来了,在院子里洗衣服呢,这时候,她正要把她的内裤挂上去。可是绳索有点高,加上她不适应,又来了一阵风,刚好,她的内裤直接飘向了老张的竹床上,掉在了老张的怀里。老张伸手抓了抓,还有香味呢,湿漉漉的,老张不免想入非非了。这粉红色的内裤真的是性感,老张忍不住在手里捏了捏,看了看苏希儿,她已经面红耳赤了。老张暗想这穿在苏希儿身上,摸上去会是什么感觉呢。“那个,张医生,太不好意思了,能不能,把那个,给我拿过来呀。”苏希儿娇羞不已。老张意识到失态了,假装没有发现,把内裤丢在一边,打着哈欠,揉了揉眼睛,说道“你说什么,拿什么给你?你要扇子吗,很热?”苏希儿越发难为情了,跺了跺脚,红着脸。“不,不是的,那是人家的,那个。”“哪个啊,你说清楚点,你怎么那么脸红。”老张故意逗她,发现她这样子好可人,他真想抱着她亲几口,揉着她的酥胸好好的把玩。“哎呀,算了,不要了。”苏希儿又羞又急的,就要去房间,可是跑的太快,被院子里的石头绊倒了,这下倒好,四仰八叉的摔在那里。老张起身过去一看,简直差点要流鼻血了,他才发现,苏希儿因为两腿分的太开了,裙子里的风光一览无余。更重要的是,她那里,居然穿的是一件网状的丁字裤,所以她那神秘的芳草地,若隐若现的,充满了诱惑力。真是没想到,表面上斯文温柔的苏希儿,居然穿这样的情趣内衣,这说明她的欲望很强烈啊,老张开始胡思乱想,盯着那里看的出神。“哎呀,张医生,你,你在乱看什么嘛。”苏希儿发现他炙热的眼神,连忙捂着两腿间,脸颊红的要滴出水来了。老张再一次的占有了冯婷婷,这一次,时间更加的持久。他才发现,这个美少妇浑身都是性感的,让老张简直是欲罢不能。当然和头一次一样,老张完全的释放在了她的身体里,这样不必采取避孕措施的感觉,是非常的棒的,也是男人最喜欢的方式。老张又得到了满足,但是冯婷婷却是被他个折磨的快散架了,浑身酸痛。“哎呀,张医生你可真厉害呢,弄的人家都快站不稳了。”冯婷婷这次是无论如何也不要了,她下了床后穿好衣服,红着脸扶着墙要出去。老张嘿嘿一笑,要不是看她这样,他还可以再跟她做一次呢。这时候有人来找老张看病,老张就打开门了。“我先回去了张医生,我什么时候再来,下个月吧?”冯婷婷问道。“别等那么久啊,你是想看看下个月你的经期是不是来吧?”老张说道。“对呀,那要不然,我怎么知道我是不是怀了。”冯婷婷小声的说道。“那不行,以后你要每天都来找我,这样的话,成功率会大大的提高的,明白吗?”“好吧,知道了。”冯婷婷慢慢的出去了。村里来的人看了看她,疑惑的说道“你怎么了啊,为什么走路一瘸一拐的。”冯婷婷简直羞死了,咬了咬嘴唇,回头看了老张一下,都是老张折腾的她够呛啊。“没,没什么,我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冯婷婷急匆匆的离开了,生怕别人知道了她和老张的事。倒是老张却不慌不忙的,他甚至暗暗窃喜,以后可以不顾后果的和冯婷婷亲热了,而且自己还可能喜当爹,这简直是一举多得的事情啊,想想都美滋滋的。过了会儿,老张听见有个动听的声音叫他,他心里软软的,听这声音他就很开心,如沐春风。他知道,是那个年轻单纯的美少女莫晓梅来找他了。每次看见她,他都觉得自己年轻了好多岁,好像老树长出了新枝丫,觉得世界上一切都是美好的。“张医生,你忙不忙呀?”莫晓梅羞涩的在门口站着,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朝里面看了看,很是难为情。“不忙,没人在,你进来。”老张很开心,朝她挥手。莫晓梅就离开进来了,老张关了门,直接把她搂在了怀里,闻着她身上少女的芳香,如痴如醉,他忍不住喘着粗气。“张医生,你弄的人家痒痒的,干嘛呀。”莫晓梅娇羞的轻轻的推了推他,摸摸他的胡子。“想我了没有啊,我发现你怎么越来越漂亮了呢。”老张抱的她紧紧的,这么年轻的身子,这么美好的姑娘,让他心动,总是有初恋的感觉,才几天不见她,他就很想她。“嗯呢,有一点。”莫晓梅笑盈盈的很可爱。“是吧,那你来找我做什么呢,是不是这里痒了,我看看。”老张在她怀里和腿上乱摸着。莫晓梅咯咯的笑,摇摇头,红着脸。“才不是啦,人家来跟你说一件事的,我可能要离开村里好几天呢。”老张一愣,疑惑道“怎么了,你去哪里?”“我爸有个亲戚,就在另外一个村里的呀,安排我去那里做事,那里缺人呀,我去帮忙,但是有工资的,我就来跟你说一声,免得你不知道嘛。”莫晓梅揉了揉他的头发,在他怀里撒娇。老张想了想,说道“你去那里做什么事,你做的来吗?累不累?”“不累吧,我爸爸说,要去种树,还有编织什么箩筐,织衣服什么的,反正我那个亲戚,自己弄了一个小的加工厂,就在那边,翻过几座山就到啦。”莫晓梅伸手指了指。“这样啊,可是我舍不得你去怎么办,你要去多久?”老张问。“不知道噢,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一年半载吧,怎么了呀,你会想我的吧?”莫晓梅歪着头,搂着他的脖子。“当然会想,特别的想,我现在就想你了。”老张把手伸到她胸前摸索着。“真的呀,我也会想你呢,我会抽空回来看你的。”莫晓梅痒酥酥的,开始喘着气了,眼神也有些迷离了。“好啊,我现在就想要你了。”老张把她放在腿上,用坚硬的那里顶着她的后面。“嗯,你这里好热的呢。”莫晓梅也有几天没有和老张亲热了,很快她就有了感觉,自从被老张调教了几次后,她逐渐的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了。随即,莫晓梅张开腿坐在老张的怀里,开始回应他了女人好像发现有人在偷看她似的,奇怪的眼神,看向外面,还连忙夹紧了双腿,朝门口这边走了过来。“谁在外面吗?”小姨跑出来看,高跟鞋踩的啪啪响。老张心里一慌,连忙躲起来了。那女人扭着大i gu,大白腿晃晃悠悠的,四处看了看没什么发现,就回去了。空气里传来她的香水味,让老张有些陶醉。不过老张没有待下去,发现莫晓梅没事,村长也没有找麻烦,他这才回去。在村里的诊所弄了一些yào,又看了几个病人后。老张有些无聊了,吃过了晚饭后,老张见没人来看病,就去村里转一转,找凉快的地方。他出了不少汗,想去村里的河洗洗澡。这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河水里没什么人。老张刚到河边,就发现了一个漂亮xing感的女人,背对着他,直接跳下了水。“别想不开啊。”老张以为女人想跳水淹死了,没来得及多想,他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他快速的游到了女人身边,发现她在水面浮动,一把就把女人搂在了怀里,朝岸边游过去。“放开我,你谁啊,混蛋。”女人开始打老张,又羞又急的。“你年纪轻轻的怎么想不开啊,别动啊,没事的,别呛水了。”老张边说边奋力朝岸边游。女人踢打他也没什么用,干脆咬他。“放开我,谁想不开了,我在游泳呢。”女人在老张怀里挣扎,身体很rouruǎn很丰满,光滑的皮肤磨蹭着老子,让老子感到气血翻腾。他仔细一看,这女人,不是莫晓梅的小姨吗?咦?她为什么想不开要跳河?别管那么多了,先救人要紧。老张没回答她,直接把小姨拉到了河边,这才停下来了。“你谁呀,放开我,臭流氓呢你。”小姨用拳头砸老张。老张却抱的她紧紧的,发现她浑身上下,只穿着两件薄薄的内衣。她的xiong罩居然是网状的,可以看见xiong前的红晕,鼓鼓白白的xiong脯,呼之yu出,贴在老张xiong前,软绵绵的。她浑身透着芳香,在老张面前扭动,qiàotun磨蹭着老张的命根子。老张那里本来就很敏感,被刺激几下后,直接挺翘起来,直挺挺的,就对着她的qiàotun,还下意识的顶了她一下。“哎呀,你,你占我便宜,老混蛋。”小姨乱叫着,伸手在老张胯下抓了一把,顿时惊讶的睁大眼,合不拢嘴了。好大好硬,她没想到,他这个年纪了,居然还有这样强壮的身体。她立刻害羞的松开手,朝岸边跑过去了。老张想跟上去,她喊道“你不要动啊,你想干什么?”“你不是跳河吗,我认得你,你是莫晓梅的小姨吧,为什么来这里?”老张疑惑道。“要你管呀,你怎么知道我?”她冷静下来,观察老张。“我是村里的张医生,我见过你,我本来想救你的,可不想占你什么便宜。”老张虽然觉得她很xing感,可是不熟,只能对她幻想一下,毕竟她现在穿的那么少。而且比村里那些女人,穿的有情趣多了。“张医生?你误会了吧,我是来游泳的,我可不是想轻生寻死,不过还是谢谢你。”她笑了笑,捂着嘴巴,花枝乱颤,xiong脯随着起伏不定。老张看的傻了眼,下面也就更雄壮了。“不好意思啊,我想多了,没吓着你吧妹子?”老张苦笑一声,毕竟村里的女人,都是在家里洗澡的,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女人来河里游泳,城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呢。“没事,你还挺有正义感的,你叫我林安然就行,谢谢你张医生。”林安然嫣然一笑,更加增添了几份妩媚,她毫不避讳老张的眼神,又一次跳进了河水里,开始游泳。水花飞溅,落在了老张的脸上,他心里却是yǎng酥酥的。林安然在水里,像是一条美人鱼,那丰盈诱惑的身子,冲击着老张的视觉神经。“这女人真够魅惑人的,要是能够和她欢爱就好了,她的声音叫起来,肯定特别好听动人吧。”老张心里这样想,手忍不住伸到水里,握着自己下面的那东西,看着林安然,幻想着。眼看着林安然慢慢的游到了河水中央,忽然间开始扑腾,然后朝下面沉。“救命,张医生,快点呀,我抽筋了。”林安然慌慌张张的,朝老张求救。村长把老张拉到家里后,本来老张很紧张的,但是老张发现面前是一桌子菜。“你来的正好啊老张,我正要吃晚饭,一块喝点酒。”村长忽然笑呵呵的。老张有点意外,实在是没想到。“我吃过了。”老张客气一下。本来想走的,但是刚好,看见莫晓梅端着饭菜出来了,还拿了酒,亲自给老张斟酒。“张医生,喝点吧,你帮了我们,给我们治病,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别客套了。”看见莫晓梅,老张有些心动了,她似乎刚洗过澡,乌黑的秀发shilulu的,穿着薄薄的衣裙,她年轻的身材,让老张很渴望,身上透着芳香。老张有点舍不得走了,就坐了下来。村长也很开心,跟老张喝了好几杯酒。“张医生,你医术很不错啊,我这才吃了你的yào感冒就好了,无论如何,今天我们要多喝点,晓梅,再给张医生倒酒。”村长喝的有点多了,一杯接着一杯。很快,村长就晕乎乎的,本来还想喝,没想到,突然爬在桌子上醉了,开始打呼噜。老张微微一笑,推了推村长。“我爹醉了呢,不好意思呢张医生。”莫晓梅有些娇羞。“没事,我也差不多了,该回去了。”老张把村长扶到房间去,让他睡觉。村长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村长老婆只好去照顾村长,顺便让莫晓梅送一下老张。“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也没几步路。”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