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我厉不厉害你舒不舒服_医生手指分开探进体检书

老张咬牙启齿,打开了淋浴,冷水不断地冲刷,依然没办法冲去他燥热的心,心里不由对李姐暗骂,这娘们搞的这药丸,威力真大,要真被她得逞了,今天还真要被她榨干。

就在这时,楼下响起了一阵嘀哒嘀哒的高跟鞋声。

“老,老张,你怎么坐在水里?”

李小沛神色略显尴尬,问道。

老张还在忍着药劲,看到李小沛来了,咬牙说道:“哦,是,是小沛来了?你快走,我身上不舒服。”

李小沛来找老张,是想让老张给她按按全身,昨天被弄了以后,她身体的那团欲火,叫来男友发泄了好久,都还有残留,想起老张的那里,她浑身就燥热不已。

文学

可看到老张说话支支吾吾,很古怪的样子,她内心充满了好奇,反而靠的更近,刚才离得远她没看清,现在离近了,才发现老张那里又大又粗,就像是一条昂首的巨龙。

“老张,你哪里不舒服?”

李小沛眼里露出了一丝渴望,好奇地戳了一下那昂首之处。

老张忍不住一声低吟,药力让他更加把持不住,恨不得当场立刻就把李小沛给办了。

李小沛今天来找老张,特地穿了一身吊带紧身裙,把她年轻的身体包裹得玲珑有致。

她的胸很大,腰却特别的细,但从身材上来说,比慕容雨要劲爆得多,尤其是那丰满的细臀,看起来又成熟又野性。

不知道是不是药性的原因,从老张的角度上看过去,灯光洒在她的半张脸上,让她的脸型看起来很光滑又细腻,跟熠熠闪光的珠宝一般,透着诱人的光泽。

老张咕哝猛吞了几口唾沫,“小沛,我……”

李小沛看到老张渴望的双眼,仿佛随时都要把她的衣服剥掉一般,心里微微有些得意,看来今晚是来对了。

只要把这个男人抢到了手,慕容雨肯定会很难过很伤心吧。

想到这,她内心也有了一丝渴望,慢慢走了过去,“老张,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小,小沛,求求你帮帮我。”

老张一把拉住了李小沛的手,她的手又香又软,仿佛有一股魔力,让他舍不得放开,更渴望拥她入怀。

“老,老张,你想要我怎么帮你啊?”

老张的渴望尽收李小沛眼底,她靠的更近了,语气透着一股诱惑。

老张的脸埋在她脖颈之处,浓郁飘香的发丝直接铺下,香喷喷,滑溜溜的,一股强烈带着成熟韵致的女人香,吸入老张的鼻孔,直冲心房。

他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冲动,一举压在了李小沛那迷人的身体之上……

“啊!老张,不,不要这样。”

李小沛欲拒还迎,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她本来就是勾引老张的,也想试试老张的火力。

可她的这番姿态,更加点燃了老张体内的邪火。

很快,两人就扭在了一起。

老张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李小沛的身体,贪婪地吸收着滋养他的所有养分,这样让李小沛动情。

她很快地抛去了伪装,变得主动起来,开始积极地晃动自己浑圆的臀部,牵动浑身美妙地曲线,欢愉的呻吟。

老张似乎从来有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感觉。

随着两人忘情地拥着,他突然间头脑如同升入天堂一般空白,那种更加畅快的感觉如山洪暴发般,直冲脑门。

两人很快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李小沛从未想过眼前的老男人会这么厉害,比她交往的好几个男友,加起来都要厉害,一股近似虚脱的感觉伴随着极致的舒畅在她的身体内爆发出来。

一阵阵的颤栗,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老张,你真厉害。”

李小沛由衷地赞叹,她的脸红扑扑的,全是巅峰过后的潮红。

“嘿嘿。”

老张也不否认,要不是药丸的作用,他也不会有这样的巅峰之作,心中厌恶李姐的情绪也因此消散了不少。

李小沛眼珠子一转,暗想:难怪慕容雨会喜欢老张,这样的老男人,一个顶四五个小年轻,谁不喜欢?现在老张是我的人了,这感觉真的太妙了。

因为满足到了极致,李小沛满心都是他的好,反复地又开始抚摸他那里,娇滴滴地说:“老张,我,我以后天天都想跟你做。”

被她这一弄,老张差点又要沸腾起来。

李小沛水眸一张,更是主动低下了头,让老张直接感受到了美人特殊细致的服务。

老张哪还把持的住,抱着软绵绵香喷喷的娇躯,立刻来了个梅开二度。

药劲经过这一次的发散后,他终于回归了理智。

清醒过后,老张又是懊恼,又是愧疚。

他喜欢的是慕容雨,而且一直把李小沛当成晚辈看待,如今稀里糊涂地把她给睡了,他觉得很对不起慕容雨。

老张内心充满了纠结。

可李小沛却不依了,她像个八爪鱼一般,缠着老张,还想来个帽子戏法三连发,可任凭她怎么勾搭,都让老张没了欲望。

“你,你们男人,难道都是这样的吗?提起裤子就装作不认识了?说,你,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说着说着,她泪水哗哗掉了下来。

“没,没啊!你别哭,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只是怕你嫌弃我,是个糟老头。”老张赶紧给她擦眼泪,安慰道。

“我不嫌弃你,你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爱我。这辈子我就跟着你这个糟老头,啥日子都不嫌弃。”

被老张搞了以后,李小沛感觉以前跟那些男人都白搞了。而且,老张跟慕容雨之间总是怪怪的,作为一个女人,她敏锐地感觉两人肯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此时,李小沛心里对老赵,已经有了一种别样的情绪,只是她还未察觉罢了。

到底该怎么才能把老张攥在手里呢?

或许是刚才折腾的太累,她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躺在老张的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人老不以筋骨为能,早上老张摸着酸痛的腰骨从床上坐起身,回头看看李小沛。

她睡的正香,白皙的脸庞透着被滋润过的红晕,这么细看的话,卸了妆的李小沛其实也很耐看,虽然没有慕容雨那般清纯,但也是难得的妖娆女人,再想起昨晚的疯狂,他内心还是很满意的。

只不过,他是个糟老头,就怕李小沛随时会离他而去,接着他又转念一想,只要活在当下,能快乐就好,总不能真的拉着李小沛陪着他一个糟老头吧。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