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新婚少妇出轨欲仙欲死|教师被真空上课调教的小说半推半就滑进去了

  尚文婷冷笑道:“我们订婚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你现在想反悔,已经晚了。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说到这里,尚文婷从包里取了两沓钱,放在茶几上说:“这两万就当给你的补偿,只要你乖乖听话,以后我还会给你更多钱。”

  钱钱钱,为什么每个人都想用钱来打发我,难道我就那么贪财嘛。我怒不可遏,挥手道:“别做梦了,我不可能同意!”

文学

  “你知道我和斌哥的关系,如果你不能为我所用,那我只能让你变成死人,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不要怀疑我的能力,我一个电话就能弄死你,不信你就试试。”尚文婷说,“我劝你不要跟我作对,把我和斌哥的事情忘了。订婚那天我派人来接你,就这样。”

  然后尚文婷就走了,我气得捶胸顿足,真想杀了尚文婷,可我不敢,杀了她我也别想活。

  气愤之余,我不禁在想既然尚文婷喜欢的人是赵斌,那她为啥还要跟我订婚,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直到订婚那天,我才解开疑惑。

  订婚仪式比较简单,尚家只邀请了至亲参加,订婚宴结束后,我经过花园时,偶然听到尚文婷和她闺蜜的谈话。

  她闺蜜说:“文婷,恭喜你,你马上就要成为江龙集团的继承人啦,以后可别忘了照顾我哦。”

  尚文婷白了她一眼说:“八字都还没一撇呢,恭喜什么。”

  “伯父不是说,你和文娇谁先结婚,谁就是江龙集团的接班人吗?伯父不会变卦了吧。”她闺蜜皱眉说。

  尚文婷摇摇头,说那倒没有,我爸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他膝下无子,只能从我和文娇里面选一个接班人,但我和文娇阅历尚浅,他对我们都不是很放心,担心我们将来找一个觊觎我们家财产的老公,所以他才决定选接班人之前,先把我们的婚姻办妥,他可以给我们把关。

  说到这里,尚文婷看了看四周,没发现异常才又说:“江龙集团价值几十亿,我妹不会轻易把公司让给我。再说赵杰就那怂样,我们虽然订了婚,可我爸不一定能看得上他。根据我对我爸的了解,他对赵杰的考验还没开始呢。”

  尚文婷的老爸叫尚江龙,咱们沙洲市有名的企业家,他创建的江龙集团总资产高达几十亿,房地产、餐饮、休闲会所等多个领域都有涉猎。

  可天妒英才,前不久,尚江龙被查出患有肺癌,病情越来越严重,没准哪天就驾鹤西去了。

  听到她俩的谈话,我才知道尚文婷之所以急着跟我订婚,目的就是当接班人。

  我能让她得逞嘛,当然不能,于是我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尚江龙。

  但揭穿她之前,我必须从她身上收点利息回来,晚上尚家的亲戚都走了,我偷偷去了尚文婷的卧室,能不能甩掉处男的帽子,就看今晚了。

  我手里有尚文婷的把柄,贼心贼胆都变大了,想到她给我戴绿帽,我就忍不住想报复她。

  晚上等尚家的亲戚都走了,我偷偷去了尚文婷的卧室,刚来到卧室门口,就听到她的声音:“斌哥,我已经跟赵杰订婚了,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婚呢。对我来说,整个江龙集团都没有你重要,我费尽周折接管公司,也是为我们以后的生活做准备,你可别让我失望哦。”

  尚文婷口中的斌哥,肯定就是赵斌。

  不知道赵斌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尚文婷又说:“斌哥,你怎么能这样呀,我越来越没安全感了,你不是说最近就跟李嫣然离婚嘛,怎么又得缓缓?”

  “那好吧,我就再等一段时间。斌哥,人家想你啦。”尚文婷的声音软绵绵的,我不禁又想到前几天,她和赵斌滚床单的画面,顿时怒火中烧,握紧拳猛地敲门。

  “谁呀?”尚文婷很快打开门看到是我,眼神立即变得冰冷起来,对着手机说了句:“我先挂了,等会再打给你。”

  收起手机,尚文婷就直截了当的问:“这么晚了,你不回你的租房,还赖在这里做什么。”

  嗬,我听到这话就他妈来气,哼道:“我为什么要回租房,这么豪华的别墅不住,去住租房,我是不是傻?!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今晚开始就要跟你同居。”

  尚文婷气得咬牙切齿,我溜进卧室,就躺在了床上,床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可我却觉得恶心,因为尚文婷被赵斌弄过。

  尚文婷看到我躺在她的床上,气得双眼都快喷火了,胸脯忽上忽下,将睡裙撑得胀鼓鼓的。

  她几步走过来,指着我的鼻子厉声道:“贱人,你给我起来,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鼻子一哼:“你才是贱人!”

  “你他妈的说什么,有种再说一句!”尚文婷左右看了一眼,看到旁边的窗台上放着一盆花,走过去抱起花盆就要砸我。

  我吓得不行,冷汗都冒出来了,指着她说:“你敢砸我,我就把你和赵斌的事情告诉你爸,要是让他知道我们假订婚,你觉得他还会把公司交给你嘛!”

  尚文婷听到我这话,顿时就蹙起眉头,眯着眼说:“这件事是谁告诉你的!”刚说完,她的双眼蓦然一亮,咬牙切齿的说:“赵杰,你他妈敢偷听我们谈话!”

  我说那是我无意间听见的。

  “哼,明明就是跟踪我,还敢狡辩,我砸死你!”

  尚文婷说着就准备把花盆扔过来,这要是砸在我头上,不死也得成脑震荡啊。

  我赶紧说:“我赵杰烂命一条,不值钱,可你不一样,你是尚家的千金,将来整个江龙集团都可能是你的,你要是敢砸我,我一定把你和赵斌的事情告诉你爸!”

  尚文婷沉思许久,终于是将花盆放回原处,然后问我她怎么做,我才不把她和赵斌的事情告诉尚江龙。

  我阴阳怪气的一笑,说很简单,就是你陪我睡觉,赵斌能弄你,我他妈的为啥不能弄你。

  结果听到这话,尚文婷的情绪又暴走了,冲上来打我。我也不是吃素的,三两下就把她按在床上,粗鲁地欺负她。

  就在尚文婷拼命反抗时,门外忽然响起她妈的声音:“文婷,你怎么啦?”

  尚文婷赶紧瞪了我一眼,不敢乱动,故作平静道:“没事妈,这么晚了,你快去睡觉吧。”

  也不知道我当时哪里来的胆子,趁她和她妈说话的时候,我提起睡将手伸进去,可能是我太粗鲁了,刚被握住尚文婷就痛苦的呻吟起来……

  她妈急道:“文婷,你到底咋了,身体不舒服吗?快开门,我带你去医院。”

  尚文婷忙不迭用手捂住嘴,不敢再出声,她的脸红得要死,快要渗出血水般,目光却凶巴巴的,一边摁住我的手,一边平静说:“我没事儿,你去休息吧,不用管我。”

  我反手抓住她的手腕,腾出右手直接伸向裙子下面,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种事情是无师自通的,我没有经验,却也知道怎么做。

  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尚文婷裙子里竟然是真空的。尚文婷都快哭了,第一次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我,可我不管那么多,那只手一刻未停。

  “没事就好,那你也早点休息,晚安。”她妈说完就上了楼。

  她妈刚走,我就感觉到一股杀气袭来,还没等我取出右手,尚文婷就猛然扇了我一巴掌,怒斥道:“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我赶紧从她身上下来,撒腿就往外跑。

  一口气冲出别墅,我坐在马路牙子上大口喘气,看着我那只还残留着液体的右手,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闻了闻气味,然后把手擦干净,回家了。

  次日上午,尚文婷的妈妈郭香兰给我打电话,说我和尚文婷都订婚了,就不要在外面租房了,搬到她的私人别墅去住,两人住一起也算有个照应。

  没想到郭香兰居然让我和尚文婷同居,对此我自然没有意见,于是当时就答应了。

  郭香兰笑着说:“那好,你收拾东西吧,等会我去找你们,有点事要说。”

  我收拾好东西,然后就去了尚文婷的别墅,其实也没多少东西,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

  尚文婷看到我就说:“淫贼,住在我这里可以,但二楼是我的私人空间,我不允许你上二楼,别污染我的私人空间。还有,你不要以为住进来就能对我怎么样,想都别想,你这种人,看一眼我就觉得恶心!”

  我哼道:“看我恶心,那就别看。你以为你很干净嘛,都被赵斌玩烂了,还跟我装清高,草。”

  “赵杰,你大爷!我和赵斌是真爱,别把我跟你比较,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过什么嘛,两年前你企图强奸你嫂子,后来还坐了两年牢,我就算不该破坏别人的家庭,也比你这个强奸犯好!”

  我最不想听见的话就是别人说我强奸嫣然姐,顿时怒火中烧,指着她说:“有种你再说一句!”

  尚文婷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胸部明显膨胀起来了,杀人般看着我说:“强奸犯!强奸犯!老娘就说了,你动我一下试试!”

  我怒火上头,哪里还顾忌后果,冲上去抓住她的手,猛地一拽,她就滚在了沙发上。

  “麻痹的,老子今天就干了你!”我骑在尚文婷身上,一把撕开她的衣服,顿时黑色的蕾丝内衣呈现在我眼前。

  谁料,尚文婷忽然拿出一瓶防狼喷雾,朝我的双眼一顿乱喷,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忙不迭用手捂住眼睛。

  “啪!”

  尚文婷一巴掌扇在我脸上,破口大骂道:“王八蛋,你敢碰我,我非阉了你不可!”然后把我推开,我睁不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泪水就跟流水似的,潺潺而下。

  “嘭!”

  接着,我的右腿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感觉要断了,疼得我拼命的在地毯上翻滚。后来尚文婷趁我眼睛看不见,就用一根绳子把我捆起来,绑在一个椅子上面。

  等我睁开眼时,赫然看到尚文婷手里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水果刀,这会儿她也累得够呛,脸颊红扑扑的,可目光却异常犀利,咬牙切齿的看着我的裤裆。

  我只感觉背脊发凉,一身汗毛倒竖,嘴角都抽搐起来:“你……你想干嘛,我警告你,别胡来,不然我就把你和赵斌的事情告诉你爸妈!”

  “那我就杀了你!死人不会说话!”尚文婷握着刀缓缓走过来,我赶紧乞求说:“别!我以后再也不碰你了,而且我保证帮你拿到江龙集团的继承权。放过我吧,我真不敢了。”

  我差点急哭了,阉了我还不如杀了我。

  尚文婷说相信你的话,我他妈就是傻子!

  她蹲在地上,拉开拉链,那里很快就呈现在她的眼眸中,我拼了命挣扎,可惜绳子捆得太紧,毫无松动的迹象。

  尚文婷的脸红如血,最后她咬紧贝齿,杀气腾腾的说:“这就是你碰我的后果!”

  结果她的话音刚落,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啊”声,尚文婷条件反射般撒开手,回头一看,没想到郭香兰居然站在门口。

  郭香兰瞪着眼,脸也红得不行,回过神赶紧转过身,声音颤抖道:“大白天的,你们干嘛呢,不嫌害臊,快放开小杰。”

 郭香兰这样说,就证明她没看见尚文婷手里的刀,还以为我们在玩绳艺呢。

  估计尚文婷都快气死了,想解释又怕暴露我们的关系,只好哑巴吃黄连,让郭香兰误以为她想给我弄口活。

  趁郭香兰转过身,尚文婷赶紧把水果刀放在茶几上,然后解开我身上的绳子,羞愧难当,全身的血液瞬间涌向脸庞,比熟透了的草莓还红。

  我提起裤子说:“我说不要弄不要弄,被别人看见不好,可你就是不听,看你怎么跟妈解释。”

  尚文婷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眼神逐渐变得有戾气,怒道:“你胡说些什么,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再胡说我杀了你!”

  郭香兰在这里,我也不怕尚文婷动我,就说谁胡说啊,事实就摆在眼前,你就别解释了。

  听到这话,尚文婷咬着贝齿咯咯作响,丰满的胸部变大一号,戾气侧漏,真想杀人了。郭香兰忽然说:“别吵啦。我没说你们有什么不对,只不过现在是大白天,门都没关,万一被外人看见,多丢人呀。好啦,不说这事了,文婷,你去给妈倒杯水,渴死了我都。”

  郭香兰说话间就走进来,但她的脸上还残留着红晕,也没好意思看我,径直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

  “妈,我去倒水。”我转身去倒水。

  尚文婷看到我献殷勤,气得直跺脚。后来我倒了水递给郭香兰,她喝了几口,看了我们一眼说:“小杰,你跟文婷订了婚,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你就拿这里当自己家,不要拘束,有什么需要就跟我们说。”

  我点头笑着说:“我知道了,谢谢妈。”

  “你爸让我过来告诉你,江龙会所有个领班的位置是空的,你先去干一段时间,就当是锻炼吧。过段时间,他就把你调回江龙集团,到时候你和文婷互相帮衬,他才放心把公司交给你们。”

  郭香兰刚说完,尚文婷就说:“妈,我反对,他根本不是那块料,以后我主外他主内,我会把公司打理好的。”

  对我来说,这次绝对是个机会,因为我名义上还是尚家未来的女婿,有这层关系,我一定能混个人模狗样出来,不管咋说,总比我凭自己的努力奋斗要容易得多。

  我说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那块料。

  郭香兰瞪了眼尚文婷,说:“就是嘛,小杰还没入职,你怎么知道他干不了。你爸对小杰的评价不错,如果好好培养,他将来一定能成为你最大的帮手。你爸说会所那种地方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最能锻炼一个人,所以他才让小杰去上班。你要是有什么意见,就去找你爸,跟他说。”

  我心里美滋滋的,没想到尚江龙对我有这么高的评价,真是受宠若惊啊。郭香兰把尚江龙搬出来,尚文婷顿时不敢反对了,冷哼道:“既然这是我爸的决定,那我反对也没用,不过我相信时间能证明一切,赵杰根本不是那块料。”

  郭香兰气得不行,赔笑着对我说:“小杰,别听她瞎说,这么多年被我们惯坏了,说话做事都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