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男男做文 两个男生开车作文

“别紧张!”  林阳蹲伏下去,一边检查梁玄媚的伤痕,一边为她拍去身上的灰尘,平静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叫”洪能全张了张嘴,犹豫…

  “别紧张!”

  林阳蹲伏下去,一边检查梁玄媚的伤痕,一边为她拍去身上的灰尘,平静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叫”洪能全张了张嘴,犹豫了好一阵子才道:“我叫洪能全,初次见面,请请林神医多多指教”

  洪能全是听过林神医的。

  现场大部分普通人不曾听闻林神医的那些可怖战绩,可洪能全知晓不少。

  药王村被灭,就是林神医一手促成,更有人说,这林神医是大名鼎鼎的东皇教的新任教主,东皇神君。

  洪能全的巧劲的确非凡,在燕京也算是能混点名堂出来,但跟这位大拿相比他简直是连小虾米都不如。

  “洪能全是吧?我知道了。”

  林阳给梁玄媚扎了几针,确保她的伤势稳定后,视线紧紧停留在她的脸蛋上。

  望着那触目惊心的爪痕,林阳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揪了起来。

  这绝不是男人干的。

  “她的脸,是谁抓的?”

  林阳沙哑询问。

  人们紧张万分,都不敢出声。

  一些人下意识的朝黄艳红望去。

  林阳也立刻着目而望。

  黄艳红有些慌张,知道不吭声也没用,索性一咬牙,凝声喝道:“是我干的!你想怎样?”

  “你叫什么名字?”林阳抬头淡问。

  “黄艳红!我告诉你,林神医,我知道你名气大,本事大,但这里是古家,是我老师的家里!我老师古杉就坐在这!你如果敢放肆,就是不给我老师面子,别怪我老师对你不客气!”黄艳红大声嚷嚷。

  她知道自己肯定没资格跟林神医叫板,这个时候只有把古杉搬出来才能活命。

  这里是古家,好面子的古杉绝不会坐视不理。

  果不其然,古杉艰难坐起,虚弱的看着林阳,沉道:“林神医!你擅闯寒舍,招呼也不打一声,不觉太过无礼吗?”

  林阳眼角一撇,微微抬起:“你,又是谁?”

  “太无礼了!”

  “这是我恩师,古杉老师!天下名师你没听过吗?”罗轩严厉大喝。

  “罗轩!”这头的洪能全急忙朝罗轩低喝一声,示意其闭嘴。

  罗轩刚要继续说话,瞧见洪能全不断使眼色,犹豫了下,还是止住要说的话。

  “古杉?天下名师?”

  林阳思忖会儿,摇摇头:“没听过。”

  “那你现在可听过了?”古杉沉道。

  “听到了!”

  林阳平静道,随后又指着梁玄媚身上的几处伤,淡淡问道:“这些呢又是谁做的?”

  “我!”古宇也站了出来,面无惧色。

  “这些呢?”

  “我!”又有人道。

  “还有这些!”

  “我!”

  林阳一边询问,一边有肇事者站出来。

  反正逃是逃不掉了,与其如此,不如坦白一些,反正有古杉撑腰,他们相信林神医再怎样强大,至少不该嚣张到敢在古家乱来!

  否则,那不是打古杉的脸吗?

  古杉岂能罢休?

  林神医再有本事,在这古家,怎样都得给古杉点面子不是?

  “好!好!我都知道了。”

  林阳呼了口气,将梁玄媚抱到旁边的椅子上让其靠坐着。

  徐婷忙跑过来搀扶。

  “你是?”



男男做文 两个男生开车作文插图


  “林林神医,我叫徐婷,是玄媚的同学”徐婷弱弱道。

  “哦那有劳你照顾下玄媚吧。”林阳道。

  “没问题,只是只是”徐婷有些害怕,说话都不利索。

  “放心,这里的所有事情我会处理。”

  林阳淡道,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点上一根,侧首淡道:“洪能全先生是吧?麻烦你过来一下。”

  洪能全呼吸发紧,急呼:“林先生”

  “过来!”

  他话还未说完,林阳立喝。

  洪能全浑身顿颤,竟是不敢反抗,嗫嚅了下唇,迈步走了过去。

  所有人的眼睛全部放在洪能全的身上,哪敢相信这位巧劲宗师,居然如此听从林神医的话。

  “师父

  ”罗轩急了,忙喊一声。

  洪能全如此,他哪有面子?

  但罗轩压根不知林神医的可怕之处。

  就在他靠近的瞬间。

  嗖!

  林阳直接抡起巴掌朝他脸上煽了过去。

  啪!

  洪能全当场被煽翻在地,身躯重重砸在地上,把地面都给砸裂了。

  这一巴掌,何其的恐怖。

  洪能全头晕眼花,嘴里更是哇的一下喷吐出大量鲜血,鲜血中还有七八颗牙齿,看的人头皮发麻。

  然而这还没结束。

  林阳又是上前,直接抬脚踩在洪能全的手掌上。

  “啊!!!”

  洪能全发出凄惨叫声。

  他那只手掌竟是被林阳生生踩成肉泥,近乎粉碎。

  众人头皮发麻。

  “林林神医,饶了我吧饶饶了我吧,我不知她是您妹妹,求求您饶了我”洪能全拼尽力气,竭力的嘶喊。

  可下一秒,林阳又抬起脚掌,狠狠踩在洪能全的另外一只手掌上。

  咵嚓!

  骨头被碾碎的声音所有人都清晰的听得到。

  洪能全几乎要痛晕厥过去,满头大汗。

  可他不敢反抗。

  因为他知道,反抗是没用的,只能默默忍受。

  好一阵子,林阳才将脚抬起。

  “对不起,对不起”洪能全虚弱而痛苦的喊着,人已经彻底惧了。

  他虽然没有反抗,可他能从这两脚中感受到浑厚而霸道的劲力。

  这种力量,绝不是他能反抗的。

  林阳望了眼宛如死狗般趴在地上不敢起身的洪能全,摇了摇头,将视线朝那黄艳红看去。

  “你,过来!”他平静道。

  可这三个字,却如惊涛骇浪般给予了黄艳红无尽的冲击。

  洪能全居然不反抗,还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怎么会这样?

  她傻站在原地,

 梁家三房所住的郊区宅院,一大群墨镜黑衣人冲了进去,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开始拿人。

  “你们是什么人?”

  “干什么啊你们?快放开我!”

  “住手!快!快报警!报警!”

  梁家三房人尖叫挣扎。

  但他们却招架不住这些黑衣人,不一会儿便都被制服了。

  “岂有此理!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我一定要他好看!”

  梁卫国气急败坏,花白的胡须都在乱抖。

  然而他这话刚说完,一黑衣人直接抬起巴掌煽在他的脸上。

关于作者: 盈盈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