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睡了几个40多岁大姐

景珩只是扫了一眼众人,随即冷漠移开视线,吩咐身侧跟着的十一:

  “报警。”

  “是

  

  。”

  这俩声,有些人慌了。

  “景少,都是误会,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李哲宇着急出声。

  景珩顿时皱紧了眉头,他什么时候说过跟她的关系了?

  突然,怀里的温尔揽上了他的脖颈,温软亲触了一下他的脸颊,他还没反应过来,温尔亲了一口马上就离开了,有些晕乎不清出声:

  “他才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爸爸!”

  景珩:“……”

  不是你男朋友你亲什么!!

  很显然,某人还不知道情侣之间的小情趣。

  温尔把自己的全部重量都交托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下巴抵着他的肩头,醉眸中划过一抹狡诈,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弧度——

  这一幕,别人看不见,却全部落入了身侧站着的十一眼中。

  他看了一眼景珩十分复杂,极力隐忍的侧脸,突然深叹了一口气。

  遇上一只小狐狸,爷可能要完蛋了。

  “能走就给我自己走!”景珩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停顿,像是咬着牙从细缝里挤出来似的。

  他姑且可以当做是她神志不清才敢胆大妄为。

  谁料某人完全是个得寸进尺不知好歹的性子:

  “不要不要,抱我~”

  说完,温尔身体轻颤了一下,成功给自己的撒娇恶心到了。

  也不知是耳边的娇嗔还是怀里的轻颤,某人的心也跟着跳动加速了一些——

  景珩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耐心上升到了极限,声线跟着寒了几分:

  “你是选择走,还是我叫人抬你出去?”

  温尔:“……”

  算了,他已经很给面儿了,还是收敛下吧!

  温尔松开了他的脖颈,却佯装有些站不住的样子,顺势挽上了景珩的胳膊,乖巧出声:

  “自己走,我自己走!”

  景珩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抬步准备离开——

  “温尔——”

  一声柔声叫住。

  温涵上前,忍不住羞涩地看了一眼景珩,脸颊一热,低下头来,盈盈出声:

  “刚才是我不对,让你喝多了,这没必要麻烦警察吧?”

  温尔眸中饱含温柔,“我相信警察叔叔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她把刚才的话,还给了她。

  温涵脸色顿时僵硬,抽了抽嘴角,强忍着胸口的怒意,软声软气:

  “这事就算姐姐不对,下不为例,爸妈和爷爷都在家等着我们呢!”

  温尔眯了视线,这是打亲情牌?

  她刚才几次向她求救,她有没有半点顾念她们的血缘亲情?

  温尔一低头,靠在了景珩的肩头上:“景珩,我头疼,好想睡觉。”

  景珩深深地看了一眼肩膀处那因阖眸而尽显柔和的小脸,没有再多说什么,抬步离开——

  温涵还想要再追,却被十一拦了下来……

  一进电梯,景珩便迫不及待的抽回自己的胳膊,脸上有些黑沉,甚至是怒意。

  温尔睁开一条眼缝试探性地看了一眼景珩的脸色,站不稳似的又凑了过去——

  景珩扶额,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别装了。”

  说完挪动自己的脚步,只见温尔找不到依靠,摔在了地上。

  景珩回头看了一眼,没去理会。

  不过几秒,电梯门打开,五六个等电梯的人眼看着景珩迈着长腿从电梯间出来,地上睡着一个女人——

  这什么情况?

  地上的温尔听着电梯开门声后,也听到身边脚步的离开,倒也不着急,依旧保持姿势,完全没有半点要起来的样子。

  不过一会,景珩一脸生无可恋的站在电梯口,话语间满满的都是无奈:

  “给你三秒。”

  “一,二……”

  “唔?景珩,床好硬啊!”

  在景珩和路人注视下,某人把戏带进了骨子里,半醒不醉的扶着墙站了起来,伸手准确拉住一只大掌——

  景珩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被牵得紧紧的手,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偏头不再去看身边……

  离会所不远的酒店。

  把人带到房间之后,景珩看着毫无形象成大字型趴在床上的女人,有些头疼出声:

  “这算是还清了。”

  说完转身作势就要离开,可前一秒像是醉得不省人事的温尔,突然翻身,恢复了正常:

  “还清什么?”

  景珩回头,见她眉眼间的轻浮痞意瞬间来气,隐忍着声线:“你今天晚上给我设局,权当还你在伦敦的救助了。”

  之前那个求救电话,再加上在会所时的表现,他就算再蠢也能看出点什么来。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刻意营造跟他的关系,但也仅仅只限于此。

  之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也就没什么牵扯了。

  温尔慵懒侧躺,手撑着脸颊,“其实也不算给你设局,我这个姐姐黄鼠狼给鸡拜年,也确实给我下了药,只不过他们大概没什么医学常识,这玩意的作用大概相当于炜哥,只能助兴,还没到让人神志不清为所欲为的地步。”

  他们之所以对此有很大的把握,大概是之前那些借着药性疯狂的给了他们一定程度对药效的误导。

  景珩有些不善:“既然你完全能脱身,打电话给我干嘛?”

  “嗯…..”温尔一声拉长的鼻音,佯装思量,“你知道,明面上再怎么我都得喊她一声姐,要是我自个报警,家里肯定会给我压力,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要是别人报警那就不一样了,尤其这人还是一个比温家,和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有权有势。

  景珩:“……”

  所以,这不还是给他设局利用!

  他以为温尔的算计也就到此为止了,没想到她接着补了一句:

  “明天估计谁都会知道我是你景珩罩着的人,以后谁还敢惹我啊!”

  她以后在B市能不能横着走?

  景珩:“……”

  真是个让人……想掐死的女人!

  偏偏肇事者还笑的一脸阳光无害,而且还是他明明知道这是个坑还跳进去的前提!

  “我听说,你不喜欢女人,之前有个女人往你怀里扑,你推开了不说,还恶心吐了?”

  “你想说什么?”景珩此刻一身冷意,脸色阴沉地吓人。

  不喜欢女人是真,至于呕吐,完全是因为那女人身上浓烈的香水味引起的反胃。

  温尔挽唇,露出自己整齐银白的贝齿:“我觉得你喜欢我。”

  景珩:“……”

  他果然不

  喜欢女人,尤其是眼前这个。

  景珩不愿意再跟她多扯半个字,冷着脸转身离开。

关于作者: 小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