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好湿啊,小东西:把女朋友做到下不了床

“那个……”舒清走到厨房,试探着问:“刘妈,顾先生有没有跟你说,让你住在哪间房啊?”

  刘妈笑眯眯的说:“舒小姐,我是钟点工,不住在雇主家的。早上六点半到晚上九点是我工作的时间,您有事儿尽管吩咐。”

  舒清松了口气,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舒小姐,您中午想吃点儿什么,我去买菜。”刘妈见舒清的脚不便利,先将她扶到沙发上,“您这脚是骨折了吗?那我买点大骨头,中午给您炖汤吧。”

  舒清突然被人嘘寒问暖的照顾,还有些不习惯,她笑了笑说:“我只是昨天不小心崴了脚,您不用那么紧张。”

  一连好几天顾盛钦没有再来过别墅,舒清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过,这对于舒清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舒清的脚也渐渐消肿了,已经活动自如。

  再过一周就开学了,舒清联系不到容琰,包包也没法拿回来。她只能在开学之前先去当地派出所,补办身份证。

  下午舒清又去了医院看辛兰,想着顾盛钦这段时间一直都没过来,应该是已经把她给忘了,索性她就留在医院陪辛兰了。

  九点多夜班医生查完房,舒清就困得眯起了眼睛。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舒清看到来电显示之后,猛地从椅子上坐起来,悄悄跑到病房外面。

  “喂。”

  舒清的声音压得极低,生怕吵醒了已经睡着的母亲。

  电话那边是男人一如既往冷沉的声音,“你在哪儿?”

  舒清一下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自己怎么这么背,就今晚没有回去,可他偏偏就在今晚去了公寓。

  “我……我在医院陪我妈妈。”舒清弱弱的问,“我今天能不能不回去了?”

  顾盛钦没想到她还敢提要求,声音顿时又冷了几分,“舒清,立刻给我滚回来,不要让我亲自去医院抓你。”

  舒清吓得语无伦次道:“你……你,千万别来医院,我现在就回去。”

  男人挂了电话,舒清轻轻打开门,见母亲睡着了,这才蹑手蹑脚的离开。

  现在已经九点半了,舒清有些焦急的沿途走着,却连一辆空的出租车都没有拦到。顾盛钦的别墅离这里还有那么远,她只能一直走回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走了太长的路,小肚子传来了一阵阵疼痛,她咬咬牙,继续向着前方走。

  这时,手机又响了,刚

  接通电话,便传来他冷冽的声音,“舒清,你的胆子大了,嗯?让你回来,你居然磨蹭到现在!”

  不知为什么,舒清突然很想哭,她哽咽着说:“我打不到车,所以就走回来的,路太长了。”

  “你哭了?”顾盛钦敏锐的捕捉到了她的异样,追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舒清看了下附近的建筑物,对他道:“我在南山宾馆对面的这条路上。”

  “站在那儿不要动,我马上就到。”说完,他挂了电话。

  舒清有些不敢相信,她怔怔的望着黑下来的手机屏幕,他是要来接她吗?他这样的大忙人,大总裁,居然会三更半夜的来接她。

  二十分钟之后,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了她面前。

  他降下车窗,仿佛对她呆滞的反应不满,“还不上来?”

  她回过神儿,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然后轻声跟他道谢,“谢谢顾先生。”

  顾盛钦冷哼,仍然没给她

  好脸色,不冷不热的说:“你现在居然敢夜不归宿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本以为回去之后迎接她的是狂风暴雨,可车子到了御水湾,舒清一下车,便发现她刚才坐的位置被一块血渍染红了。

  天啊,例假居然提前了这么多天!

  顾盛钦当然也看到了那块血渍,他眸色微沉。

  舒清一脸尴尬,语无伦次的说:“对不起,我……我忘记了今天是生理期。我……我把这个垫子带回去给你弄干净……”

  她还未说完,顾盛钦便走到她的那一侧,将车门带上,搂着她的肩一起向电梯走去。

  幸好这个点已经很晚了,小区没什么人。她像鸵鸟一样勾着脖子,躲在他怀里。这样子莫名的取悦了这个男人,顾盛钦低笑着逗弄她,“舒清,你说,有没有比你更蠢的女人了?”

  顾盛钦去

  欧洲出差了几天,一下飞机就想起这小女人,可没想到这么不凑巧,正赶上了她的生理期。

  舒清一进家门就钻进自己房间的卫生间,从里到外的裤子已经是一片狼藉。更令她头疼的是,顾盛钦家连卫生巾都没有。

  顾盛钦见她生理期,虽然扫兴但也不打算弄她了,便进了书房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工作处理完之后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顾盛钦莫名的想去看看那个小女人睡着了没,怎知一到客房,才发现房间里没人,卫生间的灯却是亮着的。

  顾盛钦无语,从回家到现在都两个多小时了,这女人该不会一直都躲在厕所里吧?

  想到这

  

  儿,顾盛钦敲了敲门,“舒清,你在里面干什么呢?”

  “我……”舒清坐在马桶上,实在是开不了口,她也不敢开口。她该怎么说,没有卫生巾呢?难不成让他去买吗?

  不对,这个男人不会在她生理期的时候还想……想到这儿,舒清暗骂,禽兽,简直是禽兽啊!

  敲门声越来越大,门外是顾盛钦不耐烦的声音:“你磨磨蹭蹭的到底干嘛呢?给我出来!”

  舒清眼一闭,心一横,朝着门外大声喊道:“顾先生,你这里有卫生巾吗?”

  果然,敲门声戛然而止。

  站在门外的顾盛钦愣了愣,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在家里储备这种东西?

  于是,顾盛钦黑着脸,给秘书打了个电话。

  小唐睡的正香,他听到总裁的这种命令,还以为是在做梦。他掐了掐自己,疼!

  小唐不确定的问:“总……总裁?您是让我买……买……”

  

  “给你十分钟,我不想说第二遍。”顾盛钦语气不善。

  果然,小唐就将车开的飞快,十分钟之后,各种规格各种牌子的卫生巾一大包全送了过来。

  舒清将卫生间的门开了一点,顾盛钦直接没好气的将一大包东西全扔了进去,转身离开。

关于作者: 小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