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

起初,纤细的身影不小心踉跄了一下,因为还没有瞧见那个熟悉的轮廓,误以为是自己走错了房间。

  对于一个新生事物的忽然出现,被聚众观赏以及打量,都是在所难免的。

  只是当沈念意识到,这些来自于外界的眼神里,多多少少,夹杂让她不舒服的色彩,即便是抗拒,她在心里忍的明明白白。

  “来了。”一声满意的招呼袭来,对方勾了勾手指,喝了酒的缘故,向南琛的声音在这个漆黑的氛围显得格外的深醇浓厚。

  沈念听见他的话,一副安分守己的模样走了过来。

  她还未走到沙发边沿,他一手将她捞进怀,惹的女人惊呼的瞬间,唇齿间,低哑的声丝落下:“按照约定的时间,你迟到了三分钟了,说,我该怎么罚你,嗯?”

  薄薄的酒香干涩至极输送进她的鼻尖,昏暗的灯光下,沈念无法忽视眼前两道灼灼的视线,这两个男人,她都没见过。

  她一个勾唇,顺手拿起一杯酒,喉咙雪白的线条涌起波澜,“没办法,那随你。”像他一样,用着两人才能听见的音量。

  腰间一股力就忽然增大了许多,她感受到了向南琛故意的暧昧之举,“行,晚上我慢慢来惩罚你。”

  她愕然的朝他望去,彼时向南琛的视线顾及到的,是身前两侧左右的男人,他笑着说:“介绍一下,我女人,沈念。”

  “沈念?”

  贺非凡推开了身旁的女人,玩世不恭的脸上,忽然涌升一道晦涩的视线。与梁州川相互看了一眼。

  “哎,好熟悉的名字啊,总觉得在哪里听说过。”

  梁州川靠在沙发上,也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被向南琛拿捏的沈念,忽然,目光里闪过一道清明,“这沈念,不会就是一年前安城首富之女

  

  沈念吧?貌似是叫这个名字。”

  沈念喝着酒,目不接暇听着两个男人打量自己,一脸好奇的猜测她的来历,心脏的窒息,比想象中的来的要快很多。

  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两个男人,都是向南琛的朋友。

  和他过去在一起的大学三年,她不追究,毕竟他有多嫌弃她,她心里清楚,都是她狗皮膏药似的倒贴上去,对于这样的女人,有哪个男人会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是这样一幅德行?

  可后来,真让她够意外的,原来和她结婚的那一年,他也是依旧,从来,他的眼里都不曾有过她的身影。

  连将她介绍给他的朋友都是这样的吝啬?

  “抱歉哈沈小姐,我只知道南琛和小霜之间的事情,对于你,我实在是没什么印象,毕竟他从来没在我们面前提过。”

  贺非凡不着痕迹的一番悠悠解释,打趣的味道掺杂一知半解的戏谑,针对性实在是过于明显。

  他与梁州川交接的视线,没能逃过某个人的捕捉。

  手中杯子里的液体索性一次性全干了,沈念苦笑,她到底过去是有多爱这个男人,给了他无尽的偏爱,才会心甘情愿到这种骨子里去?

  真的是贱的很啊!

  也难怪,高傲视一切为群臣的向南琛从来都是看不起她。

  “贺非凡,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向南琛幽幽的嗓音透着一股似有若无的含沙射影。刚说出口,与此同时,另一道轻音涣散的女声也漫不经心的笑了笑。

  冷白的纤细胳膊抬起为自己倒了杯酒,沈念挑着唇角的浅笑,“没事,反正以后总会有印象的,我这个人,也喜欢交朋友,大家礼尚往来,不是更好?”

  她是在告诉梁州川与贺非凡,她没兴趣听他们骨子里贬低她的话,和平相处,对谁都好。

  闻言,贺非凡冷嗤一笑,唇角边的讥诮,倒不是向着沈念,“唉,什么时候有女人,也不事先通知一声?”

  向南琛靠在

  沙发边沿,慵懒的姿态随性散漫,鼻腔溢出一个轻哼,“这不是在向你们介绍?”

  此时,梁州川的视线凝聚在了沈念的脸上,女人不动声色,只低头默默喝酒。

  说句实话,自从沈家破产之后,这一年里,她难得喝上这样一口价值上万的香槟,从前……她想要什么没有,偏偏最后,是她蠢,曾以为爱情就是一切。

  “南琛,不是我嘴碎,我问你,小霜知道这件事吗?”

  贺非凡正

  经威严似的声音在质问向南琛,眉间的紧缩,沈念收入心底,但她没说话,只手托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目光故作期待的望向身旁有只手握着她腰肢的男人。

  向南琛此时也看着她,两个人的视线旁若无人的有些叫人无从适时,晦涩深邃的眉眼闪落片刻的笑意,染着理所应当的笑容,有英俊,有看不穿的深沉。

  片刻,他揉了数下沈念的脸蛋,薄唇就这样细细密密麻麻的吻了她一圈,“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和小霜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贺非凡瞬时出腔,却被梁州川及时阻止。

  沈念避开他进一步的接触,她觉得羞耻。

  他的热气喷撒在她全身四周,引起一阵莫名燥热。

  不知为何,这和印象当中的向南琛很不一样。

  过去,这个男人只会在一个地方吻她——床上,除此之外,从来不曾有过。

  “嗯?不喜欢我这样?”

  察觉到她的抗拒,面前还有四双眼睛,他只当她害羞,索性,“行了,就这样吧,今晚就是单纯的介绍你们认识一下,日后会经常碰见,多担当一些。”

  向南琛并不打算久留这儿,几句话有意宣告今晚的截止,贺非凡几乎与梁州川同时看了一眼对方,该如何形容那一眼?

  两人的眼底都是充满了极其诡异,与不悦至极的焦虑神色!

  ……

  出“慕色”出来了,刚上车,沈念以为今晚终于能结束了。

  “我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

  “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今晚去我那儿。”

  男人拧开领带的温莎结,象征雄性的喉结深深的滚动了几圈,薄薄的酒气,此时因为极致的挥发,荡漾在两人之间。

  空气有些醉人。

  “今晚?”沈念几乎不可抑止的一愕。

  下一秒,她细嫩的下巴被人攫住,冷清的笑有意像是嘲讽她似的,“怎么?收下我的五十万,你现在的职责就是安安心心给我生个孩子,不睡一起,你还能用意念怀上?”

关于作者: 小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