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佩特莱斯库公车上手指慢慢伸入内裤

佩特莱斯库公车上手指慢慢伸入内裤,只有小军在备受煎熬,明明知道隔壁小妈房间十有八九正上演无比香艳的大戏,偏偏自己无法加入,他偷偷试过去推门,小妈的房门居然从里面锁死了,隐隐约约只听到一星半点动静,年轻的身体欲望本就暴烈难以抑制,那根巨大翘得几乎牢牢贴着肚皮,这个时间去找诗雨他还做不出如此荒唐的事,回到房间只得疯狂地用小妈和诗雨的丝袜自慰,焦灼地等待天亮。

    阳光照进房间,纠缠在一起的李芬和武蓉同时醒来,相视一笑,昨晚的疯狂让两人心灵又贴近了几分。

佩特莱斯库公车上手指慢慢伸入内裤
佩特莱斯库公车上手指慢慢伸入内裤

    「其实这样也不错……」李芬没来由叹了口气。

    「怎么啦?芬姐?」武蓉痴缠地拱进李芬怀里,吻着那对高耸乳球,短短一天之内,武蓉的心态变化让她自己都吃惊。

    「我是说我们……这种关系……」

    「是不错啊,很舒服呢……嘻嘻,比和男人还舒服……」

    「傻妹子,你是没真正试过厉害的男人吧……」李芬眼前晃过小军那根巨物,「比我们这样要舒服一百倍!」

    「难道姐你试过?」武蓉没来由泛起一阵醋意,「我和我家那个人根本就没怎么做了,话都没几句了……」

    「唉……我也没试过……」李芬语气有些酸。

    「姐……你说的……厉害男人不是指小军吧?」

    「啊……怎……怎么会……别瞎说……」李芬有些慌。

    「呵呵,我就知道是。」武蓉松了口气,在她看来,如果是小军,起码还算是自己能接受的,毕竟自己对那个昨天刚见面的大男孩并不反感,「可你们的关系……」

    「可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李芬也不知怎么了,自己居然反过来要说服武蓉。

    「那就试试呗。」武蓉不无醋意地撅着嘴,这个大自己几岁的美艳少妇有着比自己丰富多彩的经历,昨晚听她细细描绘着和不认识的男人上床的过程,武蓉心跳得厉害,又羞又妒,自己永远无法像芬姐那般坦然,能和芬姐发展到现在这样她已经无比满足了。可芬姐似乎一直在为自己的继子小军而困扰,让她有些担心。

    「不行的,我……做不到……」李芬幽幽吐了口气,「算了,不想了,今天怎么安排?」

    「姐,你不是答应我陪我去买内衣么?我可不能老穿你的……」

    「哦是的……呵呵,你放心,待会儿吃过早饭就去,一定要很淫荡很淫荡的……哈哈……」

    在武蓉的娇嗔中两人打打闹闹起床了,及有默契地都没提小军了,简单吃了点东西,李芬留了张字条给小军,和武蓉上街了。

    小军睡到快十点才醒,叹口气,幸好今天没课,看着腿间竖得高高的粗大,一只浸透了精液的长筒丝袜套在上面,昨晚不知手淫了多少次,可一觉醒来,那东西又生龙活虎,洗了个澡,忍不住又去找诗雨了。

    「不要了……小军……今天我……老公会回来……」诗雨被年轻男孩拥在玄关,昨天午后的那场疯狂也是从这里开始的,「别……」

    她抵抗是如此无力,昨晚她很早就睡了,实在是太累了,但做了无数的香艳的梦,梦里依稀全是白天和小军激烈做爱的场景,只是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有小军,有老公志伟,居然还有些不认识的强壮男人,清早醒来想起都面红耳赤。

    「好姐姐,求你了……就一下……你看……你连内裤都没穿,哦……好性感的吊带袜……」小军火急火燎扒拉下自己的裤子,他充分掌握了烈女怕缠郎的真谛,「我的鸡巴……硬得发痛了……」

    「啊呀……不……哦……小军……你……要死了……啊……轻点……」

    诗雨全身上下的敏感点昨天被小军吃透了,僵持了不一会儿就认命地靠着墙,任小军抬高左腿,自觉地挺跨迎接那根让她爱煞的粗大,老公要下午两点到,还有时间……

    ***    ***    ***    ***

    刘菲身心俱疲地回到家里,又洗了很长时间,最近为了弟弟刘刚的事她累得够呛,家里本来就不宽裕,求人送礼花费了不少,连自己都搭进去了,还好昨晚算是有些收获,那个男人应该不会骗自己吧,想起昨晚自己的疯狂劲,都有些后怕,就连今天早上还心甘情愿地为那个男人口交。

    刘菲红着脸死命冲洗自己的身子,小刚,姐姐对你算是仁至义尽了……

    洗完后赤着身子站在衣柜镜子前,发了半天呆,穿好内衣,拿出唯一一双蕾丝宽边袜筒的肉色长筒丝袜,以前总觉得这种丝袜太过性感不敢穿,可经过昨晚后,她倒觉得自己以前太过保守了,下岗后刘菲零星做些推销,主要还是靠老公起早贪黑跑运输,孩子读高中了,得想想办法,找份稳定的工作才行。

    出了卧室,老公高大强满脸倦色开门进来,「咦,你在家啊?」

    「嗯,你回来啦?吃早饭没?」刘菲一开口,吓自己一跳,嗓音沙哑,昨晚叫得太狠了。

    「声音怎么了?」男人没注意妻子的不自然,「对了,你弟刘刚的事有眉目了吗?」

    刘菲知道自己为了这个不争气的弟弟让家里负担雪上加霜,昨晚的事又不好多说,含糊着应付过去,她明白丈夫在弟弟的事上对她颇有埋怨,心里也有歉意,「洗个澡,我帮你弄点吃的,吃完赶快休息一下。」

    「吃过了,我先睡会儿,醒来再洗吧。」男人打着呵欠进房了。

    刘菲满脸愧疚看着丈夫倒在床上很快沉沉睡去,提上包出了门,今天一定要找到一份工作才行。

    公车上挤满了人,刘菲一手小心翼翼地抱着提包,一手费力地抓住吊环,微垂着头,心里无比失落,跑了两家公司了,虽然只是应聘文员的工作,但已过三十岁的她哪里是那些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孩的对手,更何况她也只是个中专文凭,自己给自己鼓着气,上午还有一家公司的面试,实在不行,打电话给那个秦少,或者王主任,看看他们有什么门路,毕竟这两个男人和她发生过那种关系。

    说来也奇怪,女性的思维就是如此,一旦被男人得了她的身子,那么她对那个男人便有了依赖意识,又想起昨晚让她灵魂震颤的一幕幕,刘菲套裙下的丝袜长腿不由得夹紧。

    老旧的公车如蜗牛般走走停停,车厢里的人们挤得动弹不得,刘菲娇小的身子被裹在人群中,像汪洋中的一叶小舟,要不是努力踮着脚抓住吊环,她几乎根本站不住了。然而,更难堪的是,身后某个男人的胯部死死贴在她浑圆的臀部上,随着车身行进轻扭慢摇,隔着几层布料都能感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正在她臀缝间摩擦。

    公车色狼!刘菲抿紧嘴唇,以前也碰到过几次,其实这种事如果在其他场所比如舞厅酒吧发生,一般女性并不觉得很反感,主要是公车上太挤了,让人本来就心情郁闷烦躁,挤公车的一般都是为了生计奔忙的人们,谁有心情玩这种暧昧?

    刘菲狠狠酝酿着情绪回头看去,她其实从昨晚到早上被秦兵撩拨的欲火还余韵未消,虽然心理反感,但身体不自觉有了感觉。

    回头看见一个年纪轻轻的男孩,青涩而慌乱地躲闪着她的眼光,心里一动,气势弱了下去,还是个孩子啊,可那里怎么那么粗硬……顿时有了优势感的少妇沉默了,偏头望着车窗外,绷紧的身子有些放松了,高翘的屁股不再躲闪,任男孩下体紧紧贴住,腰肢若有若无随着晃动的车身扭动。

    男孩僵硬的身子慢慢也感受到了女人的默许,隐晦地悄悄地前顶,两个人很快掌握了对方的节奏,配合地熟练起来。

    刘菲低垂着目光,偷偷观察周围的动静,她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男孩个子不高,跟她差不了多少,想必最多还在读高中吧,可屁股后鼓鼓一团让她隐约可以想像那根硬邦邦的东西的尺寸不小,脑海里又划过秦兵那根粗大,轻咽了一口唾沫,抱在胸前的手用力压住发胀的乳房,好想摸……

    江源死命咬着牙,眼前这个少妇年纪和自己漂亮的妈妈差不多,高翘柔软的臀部给他的感觉就像妈妈的一模一样,欲盖弥彰地迎合扭动让他快要爆发了。

    江源记忆里没有父亲的样子,从小跟着母亲长大,母亲苏慧珍不到二十岁便生下了他,他跟着母亲辗转来到这个充满欲望的城市已经三年了,母亲在大学里任教,他很快也要进入这所大学。

    因为读书懂事早,不满十五岁的他除了个子矮小点,已经成熟得像个小大人,这几年他男性的本能飞速成长,对男女之事兴趣极大,首当其冲的刚满三十四岁的漂亮母亲,苏慧珍自然成了他的性幻想对象,不知何时起,江源无师自通学会了手淫,从同学那里借来的黄色小说和一些碟片让他大开眼界,渐渐迷上了母亲的丝袜内衣。

    作为成熟女人的苏慧珍陆续也谈过几个男人,但她对江源极为在乎,如果江源不满意,她是不会再婚的,江源怎么可能让其他男人染指自己视为禁脔的漂亮母亲,闹了几回,苏慧珍也就暂时作罢,想着等孩子大点懂事了再说,可年轻的身体等不了,特别是发现孩子也长大了,自己丝袜内衣上浓郁的精液味道让她心乱如麻。

    江源敏感地察觉到母亲的纵容和软弱,变本加厉地张扬,在母亲的默许下明目张胆地霸占了母亲所有的丝袜,母子俩心照不宣,苏慧珍回到家首先会换下身上的丝袜丢在洗手间,然后回房穿上另一双,而江源则冲进洗手间用仍留着母亲体香的丝袜手淫射精。

    入睡前苏慧珍会洗澡,然后换上那双沾满儿子精液的丝袜进房睡觉,留下刚穿的丝袜给儿子,这样的默契进

关于作者: 931c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